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研究 > 正文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赵新乐 发布时间:2017-09-11 10:09
分享到:

当农家书屋工程走过全面建设的10年,接下来该如何实现提档升级?当农民看书难的问题已经基本化解,接下来该怎样进行精准文化扶贫?如何以农家书屋建设成果巩固农村思想文化阵地?当农村的土地已经撒满阅读的种子,点亮的星星之火又该如何形成燎原之势?

带着这些问题,《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跟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刷发行司组织的工作组,深入湖北省广大农村,倾听来自基层人民最真切的需求,为农家书屋的可持续发展寻方问策。

百姓诉求——“口袋富了,我们也要富脑袋”

在黄畈村这个仿古建筑、北方风格、徽派色调的农家书屋囊括了劝学图书馆、航天科普馆、作家作品馆等附属展馆,成为当地农民朋友和少年儿童读书学习的好去处,也成为高雅公共文化科普场所;在头笔社区农家书屋,管理员——“轮椅姑娘”李玉洁是远近闻名的读书人。她不仅自学创作,写下25万字励志作品《梦想在110厘米之上》,还成为当地的阅读领头人、“校外德育辅导员”以及“知心姐姐”;在九丘书馆,这家鄂西北地区首家24小时书店以“品位高雅、特色鲜明、内容丰富、体验一流”的优质服务塑造襄阳公共文化服务的新名片……

在探索农家书屋良性发展、大力发展全民阅读上,湖北各地创新形式、打造品牌、独具特色的实践让人们大开眼界。对于农家书屋如何更好地满足阅读需求、发挥作用上,当地的诉求同样情真意切。

“现在的群众不是以往大家印象中的农民,他们已经是新时代下的新型农民,对于图书的需求更加多样化、精品化。”宜都市红花套镇农家书屋中心书屋管理员张运红直言,正因如此,对于书屋图书的配备上,应该因地制宜、有所侧重。

张运红提到的建议也是很多农民的心声。在满足大众化需求的基础上,图书补充更新的过程中,如何针对不同群体增强图书的有效性、针对性、因村制宜是一个逐渐被更多人重视的问题。

除了对书的“特别”需求,人的问题同样是困扰农家书屋深入发展的关键。在座谈交流的过程中,关于农家书屋管理员的配置、队伍建设培训以及考核奖惩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如何在现有条件下,提高农家书屋管理员的素质、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推动书屋快速发展需要各方集思广益。哪怕是精神层面的奖励,也好让那些优秀的管理员可以坚持做得更好,基层管理员这样说。

“现在大家的口袋富裕了,对于精神层面的需求更为迫切。”陆城街道中心书屋管理员黄瑞反映,当地群众对于电子读物的需求同样广泛,希望能有更多的电子读物走进大家的视野,更方便地服务群众阅读。这个建议,同样折射出新时代下农民的真实需求。

出版方回应——“要点对点联系,精准化服务”

“我们也非常想知道农民朋友想看什么样的书、需要什么书,但是得到的有效信息不多,难以有针对性地组织编写。”作为与农民生产生活联系最为密切的中国农业科学技术出版社,总编辑张应禄的回应道出了部分专业出版社的纠结。

的确,中国地大物博,就连同一个省内也有山区、平原、丘陵的区分,每个地区的生活习俗、种植养殖条件存在千差万别。除了通用的健康、养生,在农业生产上,综合性的指导书籍自然众口难调。

对此,张应禄提到,当地政府、管理部门可以调研后向出版社反映具体需求,与出版社建立点对点联系,由出版社组织相关领域的专家进行有针对性的编撰。这样就可以将出版环节前移,更符合当地实际需求。


劝学图书馆前,一场精彩的专题朗诵会正在进行。 本报记者 赵新乐 摄

在对农家书屋进行深入调研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发行部主任李志北深受触动的同时不乏遗憾之情。协和医科大学曾经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丛书并没能在农家书屋“露脸”。“尽管这本书的实用性无可厚非,我们把价格也压到了最低,但全套近600元的价格对于农家书屋来说还是难以承受。”李志北的遗憾也是农家书屋面临的矛盾。有限的购书经费如何实现“效益”最大化,是个难题。可喜的是,“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已经计划下降成本,每年针对农家书屋出一套切实符合农民需求的书。”李志北说道。

“在农家书屋有经费额度和册数要求的情况下,好书怎么进农家书屋是出版社头疼的问题。”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副总经理赵恒峰坦言,好书难以送到农村孩子手中,将会造成城市孩子和农村孩子更为严重的阅读不平衡。少年儿童出版社副书记李炳刚、文学编辑室主任朱艳琴表达了同样的担忧。

赵恒峰建议,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加大农家书屋购书经费;另一方面,与作者谈版税、压成本,为农家书屋做一些定制版的优质好书,让农村孩子同样可以看到好书。

政府打算——“更好地保障群众基本文化需求”

“农家书屋是湖北省局的‘一把手工程’。”湖北省连续5年组织开展了“书香门第·耕读人家”农民读书用书赶集活动,落实专项活动经费,在荆楚大地发挥了实实在在的作用。在抓好主题活动的同时,“湖北省还大力挖掘典型、培育典型、宣传典型,发挥好典型的示范引领作用。”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局长张良成说。

“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当图书管理员。”在襄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李德璋看来,农家书屋往小说是一个阅读的平台,往大说就是为农村提供精神文化生活的舞台,更大的就涉及中国国民素质提高的问题。他认为,建好农家书屋关键要做好3件事:提供农民真正需要的书,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解决书屋服务农民的问题,利用活动调动大家阅读的积极性。

在过去的几年间,宜昌市一直坚持把农家书屋打造成为农民群众学习教育的大课堂、强村富民的新载体。政府制定出台的《宜昌市农家书屋管理办法》,明确行政村至少配备1名财政补贴的文化工作人员,确保农家书屋管理有人员、书籍常更新、活动有组织、制度有保障。当地还创新思路建立图书馆总分馆体系,实现了县(市、区)图书馆、乡镇中心图书室、农家书屋书籍的通借通还,让农民享受到更多阅读资源。现在,宜都市已经落实每个农家书屋管理员年补贴2000元,建立了一支稳定的管理员队伍。

宜都市副市长覃扬波提到,下一步,当地政府将在图书更加接地气上深入开展工作,多听农民的需求,不断更新和引进适合农民需要的书籍。同时,逐年加大对书屋的投入,创新服务方式,提高服务保障能力,引导农民健康的文化消费,用知识解决生产生活中的问题。

媒体声音——“利国利民的好事,应广泛宣传”

几年前,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社曾组织记者走进湖北,对农家书屋进行专题采访。对比前后几年的变化,参与其中的记者颇有感触:“没想到,短短几年的时间,农家书屋的建设、管理、使用已是翻天覆地。”

“我们都能感受到,农家书屋的效果是非常突出的,但社会上为什么还会有质疑的声音?”曾两次参与农家书屋调研的赵恒峰直言,这可能与媒体的宣传不够有关系。

在他看来,如今的农家书屋发挥的作用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简单的读书的范围。在提供阅读平台的基础上,农家书屋已经成为农村的文化中心、留守儿童之家、特殊人群服务之家等,以后还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因此,他认为,媒体对于农家书屋的建设使用情况,应该大力宣传。

曾一路报道并见证了农家书屋如火如荼建设的《光明日报》记者吴娜说,几天的实地调研,农家书屋的发展状况给了她非常不一样的感受——与国家层面的品牌活动紧密结合、与时俱进的电子阅读以及更丰富的图书配置等。她说,基层群众的心声以及大家的反映对媒体今后如何做好农家书屋的报道,也提供了很多启发和思考。

“农家书屋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作为媒体,我们希望能够在农家书屋的建设过程当中做好报道,让大家认识到,应该更多去想如何建好用好农家书屋,而不是如何去放弃它。”吴娜说。

相信,这也应该是所有人的希望。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