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一寸山河一寸金 万里金瓯万里血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于逢春 发布时间:2013-05-13 14:38
分享到:

□于逢春

14年,这是一段镌刻在历史丰碑上的永恒记忆!

1931年到1945年,是中华民族历史上饱受摧残的14年,也是中华儿女英勇抗争的14年。14年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东北抗联的勇士们,面对日本侵略者的铁蹄,面对民族的生死存亡,率先展开了誓死保卫家乡、保卫祖国的局部抗战。他们英勇顽强、坚贞不屈,用鲜血和生命为整个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胜利提供了有力的支援。

《红旗 热血 黑土——100位抗联英雄的故事》(姜雅君 主编 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2012年10月出版)一书的作者,以其几十年研究东北抗联历史的成果,结合隽永又不失磅礴的笔触,生动地介绍了100位抗联战士的英勇事迹。书中每一个故事都是一幕幕真实历史的记录,都蕴藏着一位位抗联志士的热血忠魂。

该书作为新闻出版总署“迎接党的十八大主题出版重点选题”奉献给读者,奉献给不能忘却历史的时代!

不可忘却的一段历史

2009年10月中旬,我应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社长丁一平之邀,带领几个学生到黑龙江考察边疆社会与文化。驻足哈尔滨期间,丁社长特意带领我们一行参观了以保存与研究东北抗日联军事迹为主的东北烈士纪念馆,并拜谒了该馆的研究人员。嗣后,我们又赶赴牡丹江,瞻仰了东北抗联密营。我虽然从孩童时代就聆听抗联老战士讲述抗联故事、每年清明为抗联烈士扫墓、拜读相关作品,但这回也与第一次接触抗联事迹的学生们一样,心情仍然激动。丁一平也是感动得难以自已,并决心邀请相关研究的权威人士撰写抗联英烈们的事迹,以期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不可忘却的历史。

不曾想,丁一平于3年后还真的践行了自己的心愿。前几天打来电话,说《红旗 热血 黑土——100位抗联英雄的故事》(以下简称《抗联英雄的故事》)已经付型,并托人将书捎到北京,特意嘱我一定将读后感写下来。

揭开反法西斯战争序幕

《抗联英雄的故事》一书由黑龙江省东北烈士纪念馆的研究人员撰就。这些作者大都是多年浸淫于东北抗联领域的专家,故对东北抗联英雄事迹的把握和表述,都很有分寸,体现了一个史学工作者对历史问题处理上的客观、公正态度。该书内容的相关部分汲取了已有的研究成果,有少部分则是作者下苦工夫搜集、整理与爬梳的,有时为了几个数据或史实,不得不从各种档案中再挖掘和再验证。

东北抗联盛时有3.5万之众,故本书所选的100位英烈只是其中的极少部分。他们之中既有人们耳熟能详的杨靖宇、李兆麟、赵尚志、赵一曼等,也有人们不熟悉的;既有抗联的高级将领,也有普通士兵。而这100位英烈与日本关东军殊死战斗中的英雄事迹,还不是他们战斗经历的全部,只是他们所经历的几次战斗中的数个片段。但就是这些横切下来的几许片段,已足以让我震撼,更让我心驰神往,恨自己晚生数十年而不能与这些英烈同生共死,马革裹尸于白山黑水之间。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一次战争。东北抗联的抗战史,不但揭开了中国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也书写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章。当1931年“九一八事变”及其后东北各界人们奋起抵抗日本侵略时,美国还在作壁上观。而我们的北边近邻苏联更是与日本眉来眼去,甚至竟将中苏合办的中长铁路私自贱价卖给日本。正因为如此,数万东北抗联的抗战几乎是在孤立无援情形下的决死之战。更令人心生敬意的是,东北抗联的对手是素称天下无敌、正处于上升时期的关东军。面对武器精良、给养充足且训练有素、兵员数倍于己的关东军,抗联部队却是少粮无药、没有给养,几乎没有兵员补充、夏乏单衫冬缺棉衣,但仍在零下40摄氏度的冰天雪地之中坚守了14年。正因为如此,东北抗联与日本关东军之战,不但是中国战场上最惨烈的,即使在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上也是最惨烈的。这一点从创作于1937年6月西征路上、广为传唱的抗联第三路军军歌中可以反映出来。

(一)

铁岭绝岩,林木丛生,暴雨狂风,荒原水畔战马鸣。

围火齐团结,普照满天红。同志们,锐意那怕松江晚浪生。

起来哟!果敢冲锋,逐日寇,复东北,天破晓,光华万丈涌。

(二)

浓荫蔽天,野花弥漫,湿云低暗,足溃汗滴气喘难。

烟火冲空起,蚊吮血透衫。兄弟们!镜波瀑泉唤起午梦酣。

携手吧!共赴国难,振长缨,缚强奴,山河变,万里息烽烟。

(三)

荒田遍野,白露横天,夜火熊熊,敌垒频惊马不前。

草枯金风疾,霜沾火不燃。战士们!热忱踏破兴安万丛山。

奋斗呀!重任在肩,突封锁,破重围,曙光至,黑暗一扫完。

(四)

朔风怒吼,大雪飞扬,征马踟蹰,冷气侵人夜难眠。

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壮士们!精诚奋斗横扫嫩江原。

伟志兮,何能消灭。团结起,赴国难,破难关,夺回我河山。

尽管战争与生存条件如此恶劣,但抗联,连同其前身——东北抗日义勇军与东北军残余部队、东北人民革命军等,英勇抗击日本关东军14年。整个14年抗战期间,日本军队在华死伤数字有数种说法。日本厚生省援护局1964年3月公布的调查数据称,日本陆军在中国(东北除外)8年死亡38.52万人,海军1.94万人,合计40.46万人(见《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大本营陆军部〉摘译》上册,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606~607页)。关东军在东北14年损失约17万多人,其中战死总数约4.4万人(当中2万人系苏军所击毙)。当时的情形是,在关内,我投入的正规军队数量最多时高达近500万左右、民兵近200万,既有稳固的后方、完整的国家机器,又得到美国等国际援助;而位处东北一隅的抗联既非国家序列的正规军,又内无稳固的根据地,外面几乎没有援助,更面对着战斗力远高于关内日军的日本王牌关东军。所以,对比以上数据,就知道东北义勇军、东北人民革命军,特别是抗联等对中国乃至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与惨烈牺牲。

镜泊湖连环战大捷

记得1980年夏季从外地的大学回东北老家过暑假,有一天逛书店时看到了李延禄口述、骆宾基整理的《过去的年代:关于东北抗联四军的回忆》一书,因素来喜爱抗联的读物,所以花了1元钱买了回去。当时是对知识如饥似渴的年代,故甫一买到手,立即花了一个下午连着一个通宵,将这本370多页的书给看完了。该书最精彩的一段是“镜泊湖连环战”,虽然已读过30多年了,但至今仍对这段事迹历历在目。

1932年1月,中共东满地方党组织派李延禄等一批共产党员到延吉王德林麾下的抗日救国军工作,李担任救国军参谋长兼新组建的补充团团长。不久,因救国军连续攻占了敦化、额穆、蛟河三座县城,关东军司令部立即派日军与伪军对救国军进行围剿。面对强敌,王德林同意李延禄选择牡丹江流入镜泊湖的交汇处——大河口北岸的“墙缝”一带高地伏击日军的战术。3月13日下半夜,日军来到大河口。弹药充足的补充团700勇士居高临下,以巨量手榴弹为主,配备其他轻重武器迎敌。经过数小时激战,日军溃退,救国军缴获了2000支好枪和1500支损坏的枪支。接着,李延禄又挥军在镜泊湖南的头松乙沟,利用东北春天干燥的荒草甸子与顺风气象,连片纵火,焚烧了北上的日军,取得了二次胜利。3月22日凌晨,这支残敌在向中东铁路海林车站逃窜途中,在宁安县城西关又遭到了东北军660团八连的强力阻击,被毙百余人,逃到海林车站的仅余300残兵。3月26日,李延青(共产党员)带领亚布力铁路工人游击队在高岭子车站西侧起掉了一节铁轨的道钉,做好埋伏。翌日晨,日军军车出轨翻倒,游击队员猛烈射击,敌人伤亡200余人,日军天野少将被打死,逃窜的日军不足百人。据估计,镜泊湖连环战共毙、伤日军约3500人左右。

镜泊湖连环战大捷后,吉林自卫军总司令、东北军二十四旅旅长李杜派人到救国军争功,加上此战的副总指挥孔宪荣十分妒忌李延禄,逼得王德林既不向南京政府报告战况,也不向外界发布消息。另外,当时的牡丹江偏僻落后,整个地方没有一家新闻媒体,从而使得这一抗日大捷的真相被埋没了30多年。直到李延禄的回忆录《疾风知劲草——抗联四军的童年》于1964年在《黑龙江文艺》、《收获》两家文学期刊上发表,人们才知道事情原委。但由于事涉抗联的评价等问题,故长时间没有受到研究者的重视。

镜泊湖连环战大捷是“七七事变”,即中国全面抗战之前的第一次抗日大捷,作为后人,我们不应忘却。这次拜读《抗联英雄的故事》,使我仿佛回到30多年前,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读《过去的年代》的情景,故将感想写下来与诸位同好分享,并推荐大家来看看这本书。

囊者,梁任公曾有《读陆放翁集》一阙,以猜度陆游一生主张抗金而志不得伸的郁闷心情:“辜负胸中十万兵,百无聊赖以诗鸣。谁怜爱国千行泪,说到胡尘意不平。”当然,陆游想抗击的金军并非域外之敌,而是国内兄弟民族之间争衡时的对立者。故此处引用此诗,仅仅想说明一个杀敌立功者的意愿与行动之间的差异。就此而言,与抗联将士相比,陆游充其量就是个光说不练的角色,只有抗联将士才是知行合一的践行者。《金史·左企弓传》有句名言:“君王莫听捐燕议,一寸山河一寸金。”面对祖国山河破碎、人民流离,唯有我抗联将士敢于抛头颅,洒热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决死疆场。拜读《抗联英雄的故事》,才能使我们明晓“一寸山河一寸金,万里金瓯万里血”的深刻含义。让我们记住这些为了民族独立、祖国领土完整而舍生忘死、熠熠生辉的名字吧:杨靖宇、王德泰、李延禄、赵尚志、赵一曼、宋铁岩、李兆麟、冯仲云、李延平、周保中、夏云杰、李学福、冷云……

作战环境异常艰辛

《抗联英雄的故事》虽然不是通史性读物,但阅读该书同样能将抗日联军的历史串联起来,并增添历史的鲜活感与立体感。

1938年年初,日军在关内战场取得了优势后,开始反过头来对付东北抗联。当时,关东军司令部先后调集十几万日、伪军对东北抗联部队进行“分区大讨伐”,实施经济封锁、强化保甲、推行“集团部落”等政策,基本上阻断了东北抗联的给养与兵力补充渠道。有时为了弄到一点粮食,抗联往往要付出十几人,乃至于几十人牺牲的代价。在严寒的冬季,既无草根可食,又无野果充饥,因冻饿而牺牲的战士甚至比作战牺牲的还要多。

从1938年春、夏开始,抗联第二路军和第三路军为了保存抗联实力,开辟新的游击区以取得补给,分别进行了西南和西北远征。远征部队被迫抛弃根据地,冲破数倍于己的敌人封锁、追击,忍受着夏季蚊蠓叮咬、冬季摄氏零下40乃至近50度的严寒,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进行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决死之战。期间涌现出来的英烈,在《抗联英雄的故事》中就有反映。

以抗联五军妇女团指导员冷云为首的“八女投江”壮举就是在二路军西南远征受挫后返回游击区途中,为掩护部队撤退,在牡丹江支流乌斯浑河畔发生的。在前有滔滔的乌斯浑河,后有敌人追兵的情况下,弹尽援绝的八位抗联女战士视死如归,毫不犹豫地投入乌斯浑河,壮烈殉国。八女中年龄最大者冷云只有23岁,最小者仅有15岁。

东北抗日义勇军、东北人民革命军与东北抗日联军的将士们在14年的苦斗中,始终就是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与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敌人周旋搏命,许多优秀将领为国捐躯。杨靖宇将军就是在与敌人的殊死搏斗中壮烈牺牲的。他在敌人的重重包围和枪林弹雨中临危不惧,坚定自若,身靠一棵参天大树向敌人猛烈射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日军出于武士道中的对勇敢、忠诚与品行高洁的对手的尊重,特意列队对杨靖宇致敬。杨靖宇牺牲后,日军出于不解:杨靖宇多日粮绝,究竟是如何活下来的?于是将他的遗体剖开,在他的腹中发现的竟是草根和树皮而没有一粒粮食。

1940年年末至1941年年初,东北抗日游击区和地方党组织业已遭到了毁灭性地破坏,幸存的党员和干部都被迫转移到抗联部队。抗联部队也由3万多人减员到不足2000人,被围困的已不能保持起码的生存条件。在此情形下,东北抗联决定除留下一部分人在东北境内继续坚持进行游击活动之外,大部分人陆续转移到苏联境内,建立南、北两个野营,进行休整和军事训练。1942年8月1日,两个野营合编为抗联教导旅,周保中任旅长,李兆麟任政治副旅长。教导旅在进行政治学习和军事训练的同时,还不间断地派出小股部队回东北进行军事侦察、游击活动、群众工作和建立党的组织。为了坚持中共东北组织的独立性,保持抗日联军的光荣旗帜,在教导旅中成立了东北党组织特别支部局,崔石泉任书记。

胜利完成抗日历程

东北抗联的前身是东北抗日义勇军余部,以及东北抗日游击队与东北人民革命军。“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麾下的东北军主力实施不抵抗策略,纷纷撤到关内,将3000万东北人民扔给日本关东军,但东北军中一部分爱国将士与广大民众却高举救亡大旗,奔赴抗日战场。以马占山为首的“黑龙江救国军”于1931年11月发动了震惊中外的江桥抗战。嗣后,东北爱国军警、绺子、普通民众与知识青年纷纷建立起义勇军、救国军、自卫军、大刀会、红枪会等各种名目的抗日武装。这些当时统称为抗日义勇军的爱国者,利用能够利用的或现代或原始的武器,同关东军展开了殊死战斗。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义勇军总数即达30余万人。但面对训练有素、武器精良、当时的中国正规军都远不是对手的关东军,这些以近代农民为主体的队伍,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被日军打得溃散。

与此同时,中共满洲省委开始着手创建中国共产党自己的抗日武装,并以此为基干,团结东北尚存的义勇军队伍共同抗日。中共满洲省委以及中共河北省委、中共北平市委等,派出党的干部和共产党员、进步青年到义勇军队伍中,推动这些队伍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坚持抗日救国。共产党员周保中、李延禄、胡伦、张建东等就曾在救国军中工作,掌握了一部分队伍,后来发展成为抗日联军。同时,中共满洲省委还陆续派出杨林、杨靖宇、赵尚志、冯仲云、童长荣、张甲洲等许多干部和党员到东北各地,依靠地方中共党组织建立自己的抗日武装。从1932年春到1934年,先后建立了磐石、巴彦、海龙、延吉、和龙、珲春、汪清、安图、汤原、饶河、珠河、密山、宁安等十几支抗日游击队。

从1933年9月至1936年1月,中共满洲省委根据中央的指示,在各地已建立的抗日游击队的基础上,陆续建立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至第六军,进一步扩大了游击根据地。人民革命军发展到6000余人,游击区扩大到东北三省40余县。

从1936年2月至1937年10月间,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抗日部队陆续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军。杨靖宇、王德泰、赵尚志、李延平、周保中、夏云杰、陈荣久分任各军军长;此后,中共北满和吉东党组织又把谢文东所部“东北民众救国军”、李华堂所部“抗日自卫军吉林混成旅第二支队”、汪雅臣所部抗日军“双龙队”和祁致中所部“东北山林义勇军”,陆续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一军。到1937年10月,东北抗日联军共建11个军,约3.5万余人,抗日游击区扩大到东北70余县,形成了南满、东满、吉东、北满四大游击区,并建立了20余块游击根据地。关东军与伪满洲国当局视东北抗联为“满洲治安之癌”。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东北抗联教导旅指战员协同苏联红军进攻东北日军,进驻长春、沈阳、哈尔滨、大连、吉林、延吉、牡丹江、佳木斯、齐齐哈尔、绥化、北安等57个大中城市和县镇,各地抗联负责人以当地苏军驻军副司令的身份,进行肃清日伪残余势力、发展建立党的组织、联络抗联失散人员、发动群众、建立人民自卫武装等工作。同年10月,东北党委会与中共中央东北局接上了组织关系,同中共中央派到东北的大批干部及挺进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部队汇合在一起。11月3日,中共中央决定东北抗联与挺进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合并,改编为东北人民自治军,著名抗联将领周保中任自治军副总司令。1946年1月,东北人民自治军改称为东北民主联军。至此,东北抗联胜利地完成了自己艰苦卓绝的抗日历程。

(本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研究员)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