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 > 传媒要闻 > 正文

阅读,媒体的文化名片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杨雅莲 牛春颖 李淼 李婧璇 发布时间:2015-04-21 09:35
分享到:
  ■编者按


  图书,是文化的重要载体,那一部部传世瑰宝,积淀成今天璀璨闪耀的文明。阅读,让我们站在无数巨人的肩膀之上,让我们成长、进步,看到更为广阔的世界,体验到更为丰富的人生。


  阅读之于媒体,是文化含量,更是一份厚重的精神追求;媒体之于阅读,是推广力量,更是一种沉甸甸的社会责任。


  在第20个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传媒周刊》推出特别策划,聚焦媒体与阅读。5版约请《光明日报》、《解放日报》及《北京青年报》3家媒体的阅读板块负责人,畅谈媒体如何打磨读书专刊,为好书与爱书人搭起一座桥梁;8版《人物》专刊约请新华网、《钱江晚报》、《天津日报》、《漯河日报》4家媒体的读书栏目负责人或编辑记者,听听她们与全民阅读的故事,分享她们与书相处的点滴。

  
  □杨雅莲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会见中外记者时,一个“为什么您对全民阅读那么看重,能否分享一下读书感受”的提问,让更多人对全民阅读有了更深的认识。如李克强总理所言:“用闲暇时间来阅读是一种享受,也是拥有财富,可以说终身受益。”“我们国家全民的阅读量能够逐年增加,这也是我们社会进步、文明程度提高的十分重要的标志。而且把阅读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把它与工作方式相结合,不仅会增加发展的创新力量,而且会增强社会的道德力量。”能够从事全民阅读方面的报道,对媒体人来说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


  媒体的积极参与,对推动全民阅读发挥着重要作用。在诸多媒体追求发行量与收视率、广告收益的大背景下,相较房产、汽车、互联网等领域,一个书评周刊、读书节目的确无法给媒体带来多少利润。许多媒体的书评周刊、读书节目,都在夹缝中艰难生存。但即使无法赢得利润,相关版面、节目依然有存在的绝对必要,因为这是一家媒体彰显使命感、具有文化含量的重要标志。


  除日常报道外,许多媒体也会推出各种书榜,例如,《光明日报》的《光明书榜》、《解放日报》的《解放书单》、《中国新闻出版报》的《优秀畅销书榜》等。实践证明,这些尝试已经取得良好效果。而随着微信的风生水起,诸多书评周刊、读书栏目开通公众号,与读者积极互动。除形式更灵活、更快捷外,在内容呈现上,也绝非简单的照搬,甚至是第一手的。在如何实现创新方面,我们尚需不断探索。


  我们应该如何做好全民阅读报道?首先,相关记者、编辑一定是爱书人,同时不断提高专业素养,这样才能保证把最有价值的好书介绍给读者,才不会在张爱玲去世多年后,闹出“求采访”的笑话。另外,图书只是阅读的载体,宣传好书仅是推动全民阅读的一个方面,我们还应该将目光投向阅读的主体——读者们。他们的生活,因阅读而格外精彩。就像马云说的“18岁时,我是蹬三轮车的零工,是《人生》改变了我的人生。”事实上,我们身边就存在着许多读书改变人生的感人故事。阅读对一个人的重要影响、哪些阅读方法值得推荐、各地在推动全民阅读方面的努力……还有太多太多的内容,值得我们深入挖掘。


  还有两天,我们将迎来第20个世界读书日。相信在政府的全力推动下,在媒体的广泛报道下,同时有那么多爱书人,全民阅读一定“能够形成一种氛围,无处不在”。

  《光明书榜》


  出品方:光明日报社


  特色:强调主流价值和影响力


  主编荐语:《光明书榜》每月为读者推介10本最新出版的精品图书。我们有自己的挑选法则:上榜图书当是思想文化价值、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的“三合一”产品,要体现中国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真理情结。


  珍惜每个亲近图书的美妙瞬间


  □对话:光明日报社《光明书榜》副主编 吴娜


  《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 牛春颖


  《中国新闻出版报》:在打磨《光明书榜》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吴娜:《光明书榜》创办于2008年,以热点图书访谈、著译者言、榜书热评、书摘等形式对上榜图书进行深度介绍。


  《光明书榜》自创立时即由我负责,到现在已经7年多了。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很多好书,并且有机会和国内一流的作家、学者近距离交流沟通,这都是很难得的机缘。


  《中国新闻出版报》:怎样让“安静”的书,在版面上“活”起来、“动”起来?


  吴娜:《热点图书访谈》是《光明书榜》的重点栏目,通过记者和图书作者、编者的深度对话和互动,能提供给读者很多图书背后的鲜活故事。我觉得这可以算一种让“安静”的图书在版面上“活”起来的方式。


  此外,自2009年起,《光明书榜》每年年底都要进行一次年度图书评选。特别是这两年,每次都约请10位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担任评委,通过座谈会的形式进行讨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其间的很多工作,也都在版面上以不同的方式鲜活呈现。


  《中国新闻出版报》:按照满分100分,您给《光明书榜》打多少分?


  吴娜:我给《光明书榜》打80分。现在国内一年出版40多万种图书,《光明书榜》能够涉及的只是沧海一粟,每年年底盘点的时候,常常有遗珠之憾。


  《中国新闻出版报》:您一年读多少本书?怎样安排自己的阅读时间?


  吴娜:每年泛读的书在百种左右,精读的大约有十几种。阅读时间不太固定。如果不出去采访的话,每天上午都会留出一到两个小时的阅读时间;包里一般也会随身带一本书,空闲时随时拿出来看。


  《中国新闻出版报》:做读书专刊的负责人幸福指数高吗?


  吴娜:从我的观察来看,各媒体读书专刊的负责人都是爱书人。我自己也是如此。工作和兴趣能够结合在一起,幸福指数还是蛮高的。阅读给人力量,很庆幸自己有更多的机会亲近图书。就像作家毛姆曾经说过的,“一个人养成阅读的习惯,等于为自己筑起一个避难所,几乎可以避免生命中所有的灾难。”


  《中国新闻出版报》:请用一本书形容一下您目前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吴娜:最近正在看《美妙的瞬间:普希金诗选》。就像这本书的书名一样,每个人的工作和生活中都有很多美妙的瞬间,应该好好把握和珍惜。


  《解放书单》


  出品方:解放日报社、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特色:全国首个以党政机关领导干部为目标读者的荐书平台


  主编荐语:《解放书单》秉持“价值、高度、前沿”的取向精选好书。阅读它们,一定会让我们从不同角度收获价值。它们如同从大千世界的各个方向投射出的点点光芒,闪烁在我们的眼中,投影在我们的心里。


  阅读时间再奢侈,也值得支付


  □对话:解放日报社专刊部主任 尹欣


  《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 李淼


  《中国新闻出版报》:在打磨《解放书单》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尹欣:《解放书单》2014年7月推出,问世时间不长,一季度一期的出版频率也不高,但是在目标读者中反响很大,期待很高。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为第一期《解放书单》专门撰写了一篇文章,号召领导干部《静心读书》,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书单的出品过程对我个人来说是一种难得的经历。我们邀请多领域的爱书人,组成“解放书单顾问团”。在每次讨论推荐书目的“神仙会”上,这些前辈都会把自己关注到的符合《解放书单》价值取向的好书带到会上,一本一本讲推介的理由。


  这些有趣有味的爱书人、懂书人、知书人,是茫茫书海中真正的领路人。他们身上那种为人的坦诚、为学的真诚,也是这个时代的稀缺品。能够遇见,是我的幸运。


  《中国新闻出版报》:怎样让“安静”的书,在版面上“活”起来、“动”起来?


  尹欣:《解放书单》在呈现上打的是“组合拳”。既有10本主书单书目的详细推介,也有20本副书单的延伸阅读;既有书评、书摘,也有记者访谈、作者译者对谈;既约请知名专家撰写书评,也开设“书友会”栏目请读者谈自己的阅读经验;既重文字表达,也重视觉效果,有独特的品质和气质。


  总体来说,《解放书单》形式不拘一格,内容多元求新,但标准只有一个——为每本书选择最适合它的呈现和推介方式。


  此外,我们还推出了“解放书单”微信公众号,聚合了不少铁杆粉丝,目前正在筹划举办“解放读书会”,走到版外、线下。


  《中国新闻出版报》:按照满分100分,您给《解放书单》打多少分?


  尹欣:分数还是留给读者打吧。《解放书单》有自己独特的DNA,有绝对的存在感,所以做书单本身是无惑的。但确实还有不小的上升空间,比如,书单的书目选择还可以有更开阔的视野、更精准的聚焦、更具有目标感的指向。一位知识渊博、热爱读书的老干部很喜欢《解放书单》,他就曾提出建议:个别书目有些专,除了“高大上”的专家书评,也可增加一些导读式内容。


  《中国新闻出版报》:您一年读多少本书?怎样安排自己的阅读时间?


  尹欣:每年差不多要翻读近百本书。对我来说,阅读是一种存在需要,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这两年因为工作比较忙,时间成了私人阅读的最大成本。但再奢侈,也值得支付。所以无论每天工作结束回家多晚,都尽量把睡前一小时空出来读书。我很珍视这一个小时,它好像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仪式,宣告一天真正的结束,也让我能够在忙碌喧嚣后面对自己,在与心灵独处的过程中安静下来。


  《中国新闻出版报》:做读书专刊的负责人幸福指数高吗?


  尹欣:很喜欢做书单,这是一个不断相逢的过程——与好书相逢,与爱书人相逢,与志同道合者相逢。这也是一个充盈自身的过程,生命因阅读而变得丰富宽广。


  《中国新闻出版报》:请用一本书形容一下您目前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尹欣:现在正在读彼得·蒂尔的《从0到1》。从0到1是一个创新突破的过程,契合了《解放书单》从创意到出品的理念和历程。从0到1,也寓意着不断积累、超越和改变,这是《解放书单》的存在方式,我希望也是我的存在方式。


  《青阅读》


  出品方:北京青年报社


  特色:视角独特,文风清新


  主编荐语:读书是多好的一件事,很小的一块地方,很少的成本,就可以选择古往今来最聪明、最有才华的人做伴。在这个过于热闹的世界中,让我们共同分享一切与阅读有关的美好生活方式,让我们一起“特立读行”。


  版面言有尽 阅读意无穷


  □对话:北京青年报社《青阅读》专刊主编 刘晓春


  《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 李婧璇


  《中国新闻出版报》:在打磨《青阅读》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刘晓春:一进入《北京青年报》,我就开始从事阅读方面的新闻报道,到现在已有20年。从最初做阅读连载、编书评版到2012年6月负责《青阅读》,做过很多尝试。还记得20年前跟万圣书园合作“万圣排行榜”,每周都是万圣老板刘苏里亲自撰写榜评,就连我们版面中缝刊登的《万圣书目》都颇受欢迎。如今时代在变化,人们的阅读方式和阅读选择也在发生着变化,但读书应该成为我们的一种生活习惯。


  负责《青阅读》最大的感受就是肩负的责任比以前更多,压力也比较大。当然,我们有一个非常棒的工作团队支撑着《青阅读》更好更多地力求创新,满足读者更多的期待。


  《中国新闻出版报》:怎样让“安静”的书,在版面上“活”起来、“动”起来?


  刘晓春:这要归功于我们团队的编辑和美编。一般编辑会就策划的选题报道提早跟美编进行沟通,进行选图等,其间多次进行修改、调整,最终打磨成形。


  《中国新闻出版报》:按照满分100分,您给《青阅读》打多少分?


  刘晓春:80分以上,这个分数是打给我们的团队,他们真的很棒。我们总共4个人外加一名专门负责营运《青阅读》微信公众账号的成员。虽然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粉丝不足3万,但我们一直在努力。


  因为版面调整,《青阅读》从原先小报的16个版到现在大报的4个版,版面容量较之前有限,呈现的内容和形式也有所限制,很多时候都是“言有尽,意无穷”。我们现在保留的版面有《封面专题》《书现场》《书评》《书生活》《美书馆》,都是经典。


  《中国新闻出版报》:您一年读多少本书?怎样安排自己的阅读时间?


  刘晓春:虽然每天过手的新书很多,翻看的书也多,但是真正从头读到尾、细细体会的书却不如从前多。我平常会下载一些便于轻松阅读的电子书在手机里,坐地铁的时候看。在阅读方面,我比较坚持传统,喜欢阅读纸本书。比较完整的阅读时间还是晚上临睡前的那段时光。最近在看的一本枕边书是《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已经看了大约三四个月。曾经给自己定下一年要精读50本书的计划,但现在已经做不到啦!


  《中国新闻出版报》:做读书专刊的负责人幸福指数高吗?


  刘晓春:我觉得这就是我的职业,我要努力做好。一入行就一直与书打交道,对我而言,是一种幸运。


  《中国新闻出版报》:请您用一本书形容下您目前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刘晓春:《从0到1》这本书很贴切。每周的选题都是从无到有,从0到1,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