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研究 > 正文

补偿性要体现在知情选择上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3-25 14:09
分享到:

  □江作苏

 

    媒介进步的历史很复杂,但历史阶段也很明晰——从原始的传媒物质到声光电合为一体的融媒体,都是进化阶梯上的过客。按照保罗·莱文森的观点,任何后继媒介的产生,都是对先前媒介某些先天不足功能的补偿。纸质媒介出现,补偿了金石媒介的笨重;广播电视媒介的出现,补偿了纸媒的迟慢;网媒的出现,则不仅进一步补偿了时空效益,更重要的在于补偿了公众传与受的权利。

    在这种补偿性学说的观照下,任何媒介都不得故步自封,永世牢固占领传播高地。而且,哪怕在某种媒介如日中天之时,也不能滥用彼时彼处的优势,牟取超出合理部分的权益。

    媒介的发展说到底是人发展的结果,也是人的群体选择的结果。在历史上,人在媒介的选择问题上,多数时候是主动、明白的,例如买一本书是买这本书里的知识;购一台电视机,购的是可以接收的频道信息。选择也是一种交换,受众明白,有些交换虽然不一定要付钱,但自己知道所付出注意力等资源得到的补偿。

    但是,在现阶段网络媒介大行其道,以云计算为支撑的智能媒介当红之时,补偿性却变得有些本末倒置了。因为一些媒介的权益设计,似乎不是要补偿受众,而是让受众补偿他们。一如人们深为诟病的APP过度收集用户个人信息现象,就在逻辑上打破了媒介发展史上受众无形的习惯地位,好像非得把受众放在聚光灯下,还要纳入媒体的计算程序,在有用处的时候随时拿出来无偿运用,这样就补偿了他们的成本,还能带来持久和深远的利益。

    不知情和不自愿是违背媒介补偿性理论的价值逻辑的。当下的情势是,网络技术飞速发展,而制度安排和完善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任何文本性的规范都有滞后的现象,公序良俗在网络空间的推行,被技术外衣包裹的劣行阻挡,受众往往对自己已被侵权的事实压根儿不知道。

    维权的前提是知情,因此出于维护公平正义的社会目标,政府和公民都要行动起来。在错综复杂的网络空间里,总要从具体事先做起来才会有回声和成效。

    不久前,中央网信办等四部门决定用2019年全年时间,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APP即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违规违法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这就是一件百姓身边事和重要的事。APP已海量植入社会生活,它有补偿其他媒介不足的功能,但是如果需要受众补偿它点什么的话,那它一定不能任性,要有规矩,即合法、正当、必要和充分让人知情。而这些边界,只有通过一次次的治理才能清晰起来,这也是大家期望四部门行动的社会效果。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