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研究 > 正文

把工作当学问做 把问题当课题解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8-15 10:24
分享到:

  □本报记者 刘蓓蓓

 

本报见习记者 杨志成 摄

    主 题:城市文化与文明传承

    嘉 宾:故宫学院院长 单霁翔(中)

    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吴克敬(右)

    主持人:《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 赵新乐(左)

    当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出现在“红沙发”系列访谈活动现场时,全场便开始沸腾!

    作为今年书博会“红沙发”系列访谈活动的首场嘉宾,单霁翔与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吴克敬,围绕博物馆文化、文化遗产保护、读书方法等话题进行了分享。

    “好的博物馆要让人们感到对自己生活的意义”

    当下的博物馆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每年都有上百座博物馆建成开放。曾担任了10年国家文物局局长、7年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单霁翔,对于什么样的博物馆是好的博物馆有自己的理解。

    他认为,好的博物馆不是只有高大的馆舍,而是要不断深挖藏品的内涵,通过不断举办老百姓喜欢的展览和活动,让他们在满足不断增长的文化需求的同时,感受到这座博物馆对于自己生活的意义。这样老百姓才愿意走进博物馆,并且流连忘返。

    现在的博物馆观众群体中,年轻人的比例在不断增长。在单霁翔看来,今天的年轻人是有知识的群体,他们在工作、生活中会遇到很多需要解决的文化问题,而博物馆能给他们答案。互联网时代,年轻人走进博物馆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不仅是迈开双脚走进博物馆,而且他们还可以通过博物馆的网站,更多地接触博物馆的藏品、展览,同时还能与其互动。“我们要让更多的年轻人成为潜在的热爱博物馆的群体。”单霁翔这样说道。

    今年春节期间,故宫举办“紫禁城里过大年”展览时,吴克敬专程体验了一次。他对于这种通过创意活动让文物“活”起来的做法非常赞同。他举例说,前不久,西安儿童艺术剧院打造的儿童剧《我们是秦俑》,以秦兵马俑等文物元素为创作原型,让卡通化的文物在剧中“讲述”自己的故事,以少年儿童喜爱的方式进行历史知识普及,受到了家长和孩子的热烈欢迎,真正让兵马俑“活”了起来。“文物是鲜活的生命,它会说话。”吴克敬感慨地说。

    “文化遗产保护核心在于世代传承性与公众参与性”

    在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后,从来不发微博的单霁翔,首条微博就是关于良渚的。对于如何真正从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单霁翔认为,核心理念有两条:一是世代传承性,二是公众参与性。

    单霁翔说,过去的文物保护,往往保护的是那些文化要素,今天的文化遗产保护还要保护文化和自然共同生成的这些文化景观。过去的文物保护,注意保护那些宫殿建筑、考古遗址、纪念性建筑,但今天的文化遗产保护强调还要保护人们正生活在其中的古村落、正在工作的工业遗产。过去的文物保护,保护的是点、面,今天的文化遗产保护还要保护一些文化线路,比如大运河等。

    天津大学出版社曾经出版了单霁翔的一本名为《从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的图书,就是讲这方面的体会。单霁翔认为,世代传承性是指文化遗产保护是一个历史过程,每一代人都有他的责任,任何一代都不能用现实的优势来随意处置遗产,因为我们的子孙后代也有保护、享受文化遗产的权利。“过去我们经常争吵保护重要还是利用重要,今天看来保护不是最重要的,利用也不是最重要的,传承最重要,把今天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传给下一代才是最重要的。”单霁翔强调道。

    公众参与性,则是说文化遗产保护不是政府的专利,不是一个系统或部门的工作,它是全民的事业,每个人都有保护文化遗产的权利与义务,要更多地把文化遗产保护的知情权赋予普通民众,这样才能使文化遗产得到更好的、真正的保护。

    “我喜欢读书加写作的学习方式”

    中国文物学会20世纪建筑遗产委员会副会长金磊在现场透露,仅在天津大学出版社,单霁翔就出版了40余种图书。单霁翔是爱读书的人,爱读书的人有各种读书方法,而单霁翔喜欢的,则是读书加写作的学习方式。

    今年上半年,单霁翔的新书《新视野·文化遗产保护论丛》由天津大学出版社出版。在序言中,他还重点写到了自己一直以来践行“把工作当学问做,把问题当课题解”的工作方法和“读书加写作”的学习方法。

    在单霁翔看来,一方面,读书是写作的基础,只有通过阅读,获得新知识、了解新思想、树立新观念,才能提高写作的准确性、逻辑性、深刻性、敏捷性、创造性;另一方面,写作是读书的深化,有利于把零散的东西变为系统的、孤立的东西变成相互联系的、粗浅的东西变为精深的、感性的东西变为理性的,实现阅读与思考的统一。

    正是因为这种读书加写作的方法,使单霁翔在考虑问题时更为全面,写作视野也更为广阔。单霁翔现在主要看专业方面的书籍,他所说的专业与他学习、工作的经历直接相关。从本科到博士,他一直学习建筑学;工作后,专业又变成城市规划与管理;担任10年国家文物局局长,他对于文物保护又有了深入研究;7年故宫博物院院长,又让他一头扎进了博物馆专业领域。“所以我看问题会从这四个角度来看,综合解决问题。”单霁翔如此说,很多问题都是通过研究得以解决,而研究是无止境的。要做到多学科的、融会贯通的研究,就要通过阅读加写作的方法,把工作当学问做,把问题当课题解。

    “每天晚上吃完饭,我最幸福的时光就是打开台灯,沏上一杯茶,读读书、写写感受,这样坚持下来,它是思想的锤炼,是能理清当前最希望解决问题的捷径。在这方面我和大家共勉,希望大家多读书,读好书,把自己的生活、工作搞得更好。”访谈最后,单霁翔如此期待。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