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新书抢先看 > 正文

《西藏,永远之远》

作者(编者):陈业伟

出版单位: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

定价:

ISBN:

作者(编者)简介:更多

全球首位独立完成14座海拔8000米雪山行走拍摄的摄影家;英国皇家摄影学会、美国摄影学会、国际摄影学会会员;全球顶级摄影器材飞思和阿尔帕影像顾问、小米签约摄影师;《中国... 全球首位独立完成14座海拔8000米雪山行走拍摄的摄影家;英国皇家摄影学会、美国摄影学会、国际摄影学会会员;全球顶级摄影器材飞思和阿尔帕影像顾问、小米签约摄影师;《中国国家地理》等多家杂志特邀作者。曾获中国金犀牛最佳户外摄影师奖;曾于北京举办“巅峰之路”个人摄影展。 关闭

分享到:
内容简介:

  唯有西藏,值得一生朝圣。

  著名摄影师陈业伟16年70余次进藏,常年行走于无人之境,多次挣扎在生死边缘。

  从高耸的雪山、洁白的冰川到茫茫冰原和喜马拉雅的绿色,从古老的寺庙到淳朴善良的藏民。以珍贵的照片和文字,展现了西藏的广袤自然与人情之美,记述无数人心中的精神家园与梦想之地。


 


  自序  一个永远的梦想

 

  “心里总有个梦想,像英雄一样走过这个世界。”

  傍晚,隆冬的普莫雍错湖,冰冻不止三尺。我独自一人站在湖中央,放眼望去,寂寥无人。脚底下,湛蓝的冰层中包裹着一串串漂亮的冰泡,湖水撞击着厚厚的冰面,发出闷雷般的声音。这声音与冰爪踩在冰面上如同碎玻璃般清脆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虽然明知道厚厚的冰面不会破裂,但依然禁不住毛骨悚然。我支上三脚架,安装好相机,镜头距离冰面只有50 厘米左右,这样的角度最适合利用相机的俯仰动作拍摄。寒风凛冽,手指有些僵硬,我几次调整镜头,都找不到焦平面。眼看着太阳投射的地平线阴影越过自己,只得放弃技术动作调整,用最简单而快捷的方式进行拍摄。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来到这里。这个位于山南的高山湖泊宛如我的后花园,每次在拉萨停留,总是忍不住驱车来此漫无目的地转转。这是2005 年我第一次到西藏后第一个到达的大湖,之后在前往阿里冈仁波齐转山途中,我确定了自己一生的目标,从此,繁华的上海陆家嘴少了一位忙碌的金融行业的打工者,而通向远方的道路上多了一个逐梦人。

  想必很多热爱西藏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一旦踏上西藏的土地,就心神安定;一旦远离,就会牵肠挂肚。无数次,我从各个地方辗转返回西藏,这一片广袤、荒芜的高原就像大地之母,在我身心疲惫的时候抚慰我的内心,燃起我创作的激情,给予我热爱生活的力量。我的很多重大的人生决定,都是在这里规划并完成的。对我来说,西藏更像是我内心的故乡和精神的家园。

  曾经,大概有10 年的时间,我一直跋涉于海拔8 000 米之上的各大雪山之间,连绵起伏的喜马拉雅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是我拍摄的主角。作为高山摄影师,每当我拍摄时,眼前必然是绝美的风景,这给了我难以言喻的幸福。无数次站在无比熟悉的雪山之巅,面对着这个星球上最壮丽的美景,不停地按下快门,在那一刻,一路走来的所有艰辛都会被抛掷脑后。然而,当完成了14 座海拔8 000 米以上的雪山拍摄计划后,我一度对未来充满了迷茫。雪山虽然雄伟壮观,但同时也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峻。或许是年纪渐长,我渴望拍摄有温度的照片,渴望与拍摄对象之间建立情感的联结。山还是那座山,然而我更希望赋予冰冷的雪山以温度,让照片更有生命力,让眼前的世界更有温情。

  在拍摄完最后一座8 000 米雪山希夏邦马峰后,我情不自禁又踏上了前往珠峰的道路,在经常落脚的扎西宗村,一个人静静地待了几天。上午,我和当地的牧民赶羊上山,和牧羊犬一起玩耍;下午,和他们一起喝着酥油茶,晒太阳,聊天。尽管语言不通,无法深入交流,然而彼此间的那种亲切感觉,让我恍惚觉得我前世一定也生活在这片雪域高原上。

  长年在西藏拍摄的过程中,我曾经无数次遭遇困难和危险,得到了众多藏族同胞的帮助。一次中秋节在藏区拍照时,我的越野车深陷海拔5 400 米的无人区沼泽地里。我和向导兼朋友牧民边巴,数次自救后,车子反而越陷越深。深夜的气温极低,我和边巴面临失温的危险,只好用卫星电话向边防武警求教。边防武警到达后,一时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于是建议我们先跟随他们返回县城派出所,第二天再派救援人员帮我们将车拖出。武警的车子里面无法容下我和边巴两人及我的摄影器材。边巴知道摄影器材是我的命根子,坚持自己走回附近的

  查布村,将空间让给我的摄影器材。

  第二天,武警们找了一辆挖掘机,终于将深陷泥潭里的越野车拖了出来。谢过武警后,我赶紧驱车到几十公里外的查布村看望边巴。这一次,边巴既没有像往常那样躺在门口废弃的车厢里晒太阳,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听到汽车声,就敏捷地从低矮的土房里钻出来迎接我,而是躺在床上朝我不好意思地苦笑。卷起他的裤管,只见他的两个膝盖已经肿得通红。那一刻,我流下了泪水,不停地暗骂自己。要知道,在平均寿命只有68 岁的藏区,53 岁的边巴已算得上是迟暮老人。然而却为了我,独自在寒冷的夜里,跋涉了四五个小时才到家。

  在藏区,许许多多如边巴一样淳朴善良的人令我感动,他们比我更深切地热爱着这一片气势磅礴的土地。在扎西宗村,我找到了自己新的梦想,就是用自己手中的相机,记录这个时代的西藏,记录它的山山水水和令人尊敬的高原同胞。

  常年的艰苦生活,让我学会了坚韧与忍耐。摄影没有终点,我曾经看到过一句话: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终极梦想,但可以肯定,只要脚步不停,距离梦想一定会越来越近。拍摄有着时代印记的西藏,就是我永远的梦想。



  编辑推荐:


  ★西藏,不仅是心灵的故乡,更是一种信仰。本文作者常年行走于西藏无人之境,从珠峰北坡、东坡到喜马拉雅山脉腹地,从6000多米的绒布冰川到边境线上的墨脱……作者以独特的生命体验及精美大气的照片,全景式展现了西藏人迹罕至地区的大美。

  ★《西藏,永远之远》是一部珍贵的西藏行记。陈业伟70余次进藏,足迹遍布西藏的每个角落——在加乌拉垭口,独自度过春节,守候拍摄美丽的珠峰星轨;在绒布冰川,追寻一个世纪前的伟大登山家乔治·L.马洛里的脚步,在与前人相同的拍摄位置,记录冰川的今昔变化……

  ★作者曾为多家媒体采访报道。2018年中央电视台随作者进入喀喇昆仑山脉采访拍摄,同年7月人物专访:《摄影师陈业伟:如果拍得不够好,那是离山不够近》在《文化十分》频道播出。

  ★处女座《因为山在那里》甫一出版,即引起强烈反响。版权输出至意大利、台湾等国家与地区。《西藏,永远之远》与全新经典珍藏版《因为山在那里》组套上市,值得收藏。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