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新书抢先看 > 正文

《如何听如何说:高效能沟通的逻辑与秘诀》

作者(编者):莫提默·艾德勒

出版单位: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

定价:48.00元

ISBN:978-7-5217-1609-2

作者(编者)简介:更多

莫提默·艾德勒(Mortimer J.Adler,1902—2001),大英百科全书委员会主席,哲学研究所所长,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e)名誉理事,著有《如何阅读一本书》《哲学的迷途》... 莫提默·艾德勒(Mortimer J.Adler,1902—2001),大英百科全书委员会主席,哲学研究所所长,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e)名誉理事,著有《如何阅读一本书》《哲学的迷途》《每个人的亚里士多德》《哲学的底色》,主编《西方世界伟大著作》,并担任第十五版《大英百科全书》的编辑指导。 关闭

分享到:
内容简介:

  作为《如何阅读一本书》的姊妹篇,作者莫提默·艾德勒通过《如何听如何说》从“听、说、读、写”四个维度完成了自己主张的论述。


  在这本书里,作者主要通过对有效“听”与“说”的逻辑进行阐释,并在此基础上提供诸多行之有效的方法与技巧,思想深刻,引人入胜。再加上机智、诙谐的语言,使得本书既富教育性,又具实用性,可令每一位读者受益良多。


  无论是商业会谈和谈判桌上的商人和管理人士,还是政府官员;无论是大学教师还是中学老师,甚至对那些渴望增进交流质量的家庭来说,《如何听如何说》都是一部有益的指南。




  【编辑推荐】


  1.《如何阅读一本书》姊妹篇,通用通俗的语言和思辨的严谨,为你找到实现高效能沟通的关键。


  2.不管你是演讲人员、销售员,还是课堂上的老师和学生,都能够从中找到适合你的关键技巧。


  3.关于沟通,技巧类的著作很多,但作者以强大的哲学背景进行哲学式的分析,独树一帜,更让你从根本上读懂“听”与“说”。





  【书摘】


  如此妙计无处学!


  你知道怎么走进别人的内心世界吗?当你尝试走进那人的内心世界时,他又该做何回应?


  我们有时会通过哭泣,或者做出面部表情、手势,或者发出一些其他的肢体信号,但更多的时候,是通过使用语言来实现与他人心灵的互动交流—更具体一点来说,互动的一方靠写和说,另一方则靠读和听。


  听、说、读、写,语言的这四种运用方式又可划分为两对平行的组合:写和读是一组,听和说是一组。显然,每一组的两种运用之间又是相辅相成的:如果无人阅读,写作就无意义;如果无人倾听,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我们都知道,有些人非常擅长写作,不管是基于天生的禀赋还是基于后天的努力练习,或者兼而有之,反正他们总是能比别人写得更好。但是无论多么能写的人,如果他的作品落到不善阅读的人手里,也不会产生任何效果。众所周知,阅读能力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需要训练的,而有些人的阅读技巧要远远高于别人。


  读、写如此,听、说亦然。有些人可能很有天赋,能够成为比别人更好的演说家,但还必须多加学习和练习,才能使这种天赋得到充分发挥。同样,想要拥有过人的倾听能力,如果不是天赋异禀,那么就要认认真真地多加训练。


  总之,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需要听、说、读、写这四种截然不同的活动来实现,而要达到理想的沟通效果,对听、说、读、写中的每一种,你都需要具备出色的技巧。这些技巧中,有多少是学校教过你的呢?又有多少是你的孩子正在被教授的呢?


  或许你会脱口而出,你在学校学了阅读和写作,你的孩子也正在学这些。或许,你也会立即再补充一句:虽然受到的这些教育还不能让人完全满意,但至少在小学阶段,学校在阅读和写作教育方面所做的努力还是值得肯定的。


  尤其是写作,这方面的课程并不会随着小学阶段的结束而结束,相反,直到高中甚至大学的早期都还会有很多写作课程。但是,阅读方面的课程就很少有超过小学阶段的了。这显然非常不应该,仅仅是小学阶段教授的那些基础的阅读技巧,对理解那些最值得阅读的优秀著作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也正因为如此,四十年前我撰写了那本《如何阅读一本书》,旨在提供一些远在小学程度以上的阅读技巧,以弥补中学、大学教育在这些方面的不足。


  对“说”的指导又是什么情况呢?我怀疑,没有人记得在小学阶段曾经得到过像写作和阅读训练那样的关于说话技巧的指导。事实上,除了部分中学和大学开设的一些诸如“公开演讲课”之类,以及为那些有语言障碍的人开设的特殊语言课程之外,再没有任何关于说话的一般性、通用性技巧培训课程了。


  我们再来看看有关如何听的教育情况。有什么人或者什么地方对你进行如何听的培训吗?似乎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倾听的能力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根本不需要任何培训。这真是不可思议!这样的现实也让人无法想象:在整个教育过程中,没有任何阶段在指导人们如何更好地倾听方面做出努力——至少能够实现听说循环的闭合,从而更好地通过口头语言进行交流。


  造成如此不可思议、无法想象的局面的原因是,“听”和“说”这两种基本不被教授的技能,事实上比阅读和写作更难掌握,也更难教授。至于为何如此,且让我慢慢道来。


  ……


  那些抱怨目前的大学、中学毕业生阅读和写作水平低下的人,陷入了一个错误的假设里,那就是只要补齐了短板,则万事大吉。在他们的错误幻觉里,一个人如果学会了阅读和写作,那么他就自然而然地掌握了听和说的精髓。事实却远非如此简单。


  事实上,虽然都是语言的具体运用,但听、说是和读、写有着根本性区别的。这种区别导致充分掌握听、说的技巧往往更为困难。这背后的深层原因且听我细细分解。


  从表面上看,听、说似乎和读、写呈现一种非常完美的平行关系。这两组活动都涉及语言的运用,都是一方通过语言把自己的思想传递给另一方,而另一方也借由语言予以回应。如果一个人能通过写作的方式很好地传达自己的思想,为什么换成说话的方式就困难重重了?同样,如果一个人能够很好地阅读文本并做出回应,又为什么不能很好地倾听并回应讲话者呢?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就在于口头交流具有流动性和流畅性。我们在读一本书时,可以翻来覆去地读,然后把它理解得更好,并借此不断提高自己的阅读能力,所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我自己在阅读伟大的著作时,往往就是这样。


  在写作中,人们也可以对自己的作品进行反复修订,直到尽善尽美。一般情况下,作者在对自己写的东西感到满意之前,无须勉强地给别人看。这也是我撰写书稿或者一些其他文稿的经验。


  无论是阅读还是写作,你必须了解的关键技巧,在于你要知道如何提高阅读和写作能力,而这个关键技巧,对提高听说能力毫无帮助。因为听和说的过程是转瞬即逝、一闪而过的,像表演艺术;阅读和写作则更像绘画和雕刻艺术,产生的作品具有永恒性。


  那些表演艺术,比如戏剧表演、芭蕾舞、乐器演奏或交响乐表演,一旦曲终人散,无论舞台呈现是好是坏,都无法再改变。当然,艺术家可以在之后的表演中调整完善,但一旦站上舞台,他只能尽可能地在表演期间做到尽善尽美。当大幕缓缓落下,一切便已成定局,再也无法更改。


  听和说的情形恰恰就是这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不可能收回你说出口的话,进行修改后再讲出。但我们写作时,如果不满意,可以重新再写,直到满意为止。与写作不同,说话的过程永远是进行时,话一出口,就覆水难收。而如果一个正在说话的人,想尝试收回刚说过的话,往往只能导致他的表达更加混乱,反倒不如听之任之。


  当然我们可以在发言之前反复修订一篇演讲稿,但这篇演讲稿也无非是写出来的文稿。即兴演讲或临时发言则完全不在此列。


  一个人可以努力在下一次讲话时表现得更好,但一旦开口说话,无论他发挥如何,都只能如此了。同样,你也无法改变某次已经过去的听讲的效果,你听到了多少就是多少,听到了什么也就是什么。


  写作人员至少可以期冀他的读者们,通过多读几遍来准确理解文字所传递的信息,但说话的人却无法抱此奢望。他们必须想方设法组织自己所要表达的内容,使听众在第一次听到时就能最大程度地理解。听和说在时间上是同步进行的,听到的必然是正在说的,说一结束,听也便同时终止。而阅读和写作却几乎没有任何时间限制。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