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纵一苇,凌万顷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姚苏平 发布时间:2020-06-02 16:15
分享到:

  此次疫情,让我们突然体会到我们的身体是多么精妙的存在,确保我们能够健康的、充满活力的、富有创意的经历人生之旅,简直就是一场行为艺术。当汹涌的疫情切断了所有的社交活动,当防控阻隔了至亲和孩子的守护,当“我们”——这些天真无邪,以父母为天地的孩子们突然要独自面对这突变的世界,要安顿自己的日常生活,要守护自己的精神意志,甚至要抚慰自己、乃至整个家庭的心理情绪……这是微末的童年,也是浩然的世界;这是部分家庭的创伤,也是整个民族和国家的焦灼。图画书《九千毫米的旅行》刻绘的正是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华夏的特殊时期,父母被收治在医院,姐姐和弟弟小坡独自居家隔离的故事。


童心战“疫”•大眼睛暖心绘本 《九千毫米的旅行》
出版机构: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ISBN:978-7-5584-1792-4
出版时间:2020年3月

  这个故事本身是带着严酷的压抑感的,却通过图画所唤醒的丰富想象——姐弟二人在测量了客厅的直线距离(九千毫米)之后,突然微缩成了这片“九千毫米”微观世界的小小人儿——视觉对象的语境差异带来了截然不同的叙事内容。在“微缩”之前,姐弟俩的世界是窗外空荡荡的城市,是电视里轮番轰炸的疫情新闻,是屋里没有父母爱抚的冰冷。但是就在他们测量了客厅的直线距离以后,他们突然变小了!格列佛来到大人国也好,爱丽丝漫游奇境也罢,都不曾背负这样沉重的心理负担和家国苦难。当然,在沈从文的《阿丽思中国游记》和陈伯吹的《阿丽思小姐》里,这位英国小姑娘来到1930年代的中国和“昆虫国”,所目睹、所经历的皆是满目疮痍的“荒诞”。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当下,这份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已被太多勇敢的医护工作者、志愿者,以及整个社会所慷慨担当。因此,在这本图画书里,我们可以从按时送来三餐的顾阿姨那里,从定时打来电话给孩子们鼓气加油的父母那里,品出一个国家的负重前行。这是小坡姐弟的小故事,也是芸芸众生的微缩版。

  更重要的是,小姐弟俩的勇敢、坚强和乐观,让这个原本沉重的故事变得生机勃勃、妙趣盎然。即便来到了完全陌生的“九千毫米”微观世界,他们却能沉着冷静地绘制地图、寻找坐标。于是,奇境漫游之“九千毫米”版,就在儿童的主体性、能动性下,妥妥地开启了。佩里•诺德曼在《说说图画书——儿童图画书的叙事艺术》中提到,艺术家的工作是“重塑身体和空间,在手眼可触及的范围之内,将它们变成可理解、可操控的对象”。就这样,姐弟俩先来到了“毛线鼠国”的积木城堡。毛线鼠、积木城堡,都是旧玩具、小游戏,却又是新世界、老朋友。他们郑重其事地借到了小汽车,又来到“遗忘乐园”探险——这片沙发底下灰蒙蒙的空间,却是一片未开垦的宝藏之地。姐弟俩不仅找回了小汽车的一个轮胎,还意外发现了妈妈的发卡。妈妈那熟悉的芬芳从发卡上隐隐飘来,带给姐弟俩莫大的安慰,他们把发卡放在后车座上,宛如勇敢的公主王子载着他们的幸福和希望驶向未来。越战越勇的小坡弟弟顺着“1200毫米”的桌腿爬上了桌面,如凌绝顶的勇士骄傲地告诉电话里的爸爸一切安妥,只待父母归来。在这段寻常对话里,没有哭泣、没有哀怨、没有恐惧、没有绝望……尽管一切都还给出最终的答案,但是被艰难困苦所激活的想象,竟是如此的生机勃勃。那预示着疫情严重度的“口罩”被姐弟俩当成了“降落伞”,协助他们从桌面上凌空一跃。在儿童的嬉闹和人间的苦难里,蜉蝣天地、毫无惧色。

  《九千毫米的旅行》是一个儿童变小以后,日常家居突然放大为“大人国”一般的漫游故事。在新冠肆虐、父母在医院治疗的情况下,小姐弟独处下的视觉和精神漫游,就显得意味深长。正向贡布里希在《艺术与错觉——图画再现的心理学研究》一书中对中国艺术的嘉许:“美妙地适应于这种极其一贯的文化中的艺术功能”。虽是一本充满童稚的图画书,却有着“心游万仞、气吞八荒”的中国气概。更难能可贵的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我们看到了活泼泼民族未来,在这场生命与意志的抗衡中,越孑然,越丰富;越孤独,越强大;越寂寥,越妙趣。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