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用艺术语境凝练生命教育绘本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李璐 发布时间:2020-06-16 16:54
分享到:

  今年初,新冠肺炎肆虐,为了降低病毒的人际传播,大家都响应号召闭门不出,每日关注疫情新闻动态的我也陷入了焦虑和担心之中,想要做些什么,却又不知自己能做点什么。就在这时苏少社成立了“童心战‘疫’·大眼睛暖心绘本”项目组,我很幸运加入其中,担负起美术编辑的工作,至此,我担心焦虑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出口,化为动力。

  “童心战‘疫’·大眼睛暖心绘本”全套六册,它以儿童视角聚焦战“疫”过程中不同家庭、不同生命之间发生的感人故事,旨在引导孩子正确认识、应对危机和困境,感悟人间大爱,收获成长。

  整套绘本采用硬面精装设计,正方形开本。设计中将整个书脊做了颜色,在绘本的订口处设计了一个完整的色块。在对绘本整体色调做提炼的基础上,选取的颜色与封面主色调形成撞色,拉大整体色相的反差,提高绘本封面的整体明度,也让精装绘本的装帧结构更加明确立体。

  封面的设计构思中,我们考虑到封面元素与内页故事互相连贯照应,能够有递进的将绘本中的故事主角栩栩如生的展现在小朋友面前。比如《九千毫米的旅行》的封面设计,将书名做成了一块路牌,暗示小坡与姐姐即将开启的“冒险旅程”;而《列文是只猫》的封面特意隐去了猫的整体形象,只出现猫的后半身,封面上即将倾倒的水杯、东倒西歪的桌子以及飞舞在半空的各种物件,无不暗示了列文在失去主人的悉心照拂后“井井有条”的日常生活;《“躲”起来的妈妈》封面上是妞妞抱着小兔子的孤独身影,她看着前面虚掩着的门,似乎在想,妈妈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隔离从里面走出来呢。绘本封面上形成的悬念,在内文中一一再为孩子们解答。
  除了精心构思的封面设计之外,编辑们还竭尽全力为这套绘本邀约了六位优秀的绘本画家。“童心战疫·大眼睛暖心绘本”的整个项目要求绘画作品质量高,创作节奏快。长期以来,苏少社积累了大量的优质绘画作者资源,关键时刻他们给予我们很大的支持和信任,承担起了这次重点项目的绘画任务。六位绘画作者创作的物象形态和色彩运用都各有特色,充分发挥了专业水准,为我们这次疫情中的出版贡献了他们的专业力量。
  绘本画家颜青老师负责《九千毫米的旅行》这一册的绘制。这是一个发生在疫情期间的居家小故事,主人公小坡和他的姐姐因为父母被隔离,只能独立在家生活,空旷的屋子、年幼的孩子,姐弟的世界突然变的很“大”,并且充满了“危险”和“挑战”。如何向孩子们生动的讲述这个故事,需要我们找到好的表达方式,绘本图像必须成为一种语言,通过画面让读者去感知故事。《九千毫米的旅行》的绘画重点放在画面中 “大”与“小”之间的场景转换,以及 “宏观”与“微观”的物象对比。


《九千毫米的旅行》大跨页,“大”与“小”的对比让画面富有冲击力。

  绘本中设置了四张大跨页穿插在图像叙事的进程中,第一个带领我们进入“微观”世界的画面是 “缩小”后的小坡和姐姐与家中“巨大”的写字桌形成对比,加强了画面的视觉冲击力,配合画面中孩子生动的肢体语言,将故事情节表达的惟妙惟肖。其间,大场景与特写镜头的转换,也让故事画面形成了独特的韵律感,缩小的小坡与姐姐来到毛线鼠国之后,画面随即切入到一系列连贯的特写镜头中,平日里的各种小玩具在小坡与姐姐面前变成了真实世界的物件,“毛线鼠国王”给了他们一辆缺了轮子的“小汽车”,但是去哪里寻找车轮呢?于是画面镜头又再次拉开,有了接下来的另一张大跨页,小坡和姐姐在“巨大”的沙发下找到了车轮,再一次通过“大”与“小”的对比给了读者带来视觉上的冲击。然而至此,视觉冲击还没有到达顶峰,在故事后半部分的另一张大跨页上,平日里穿在脚上并不让人觉得大的鞋子,以“巨大”的物象形态出现在“微缩”的小坡和姐姐面前,给读者带来了独特的视觉体验,瞬间被带入了“微观”世界。小坡和姐姐带着读者们在其间穿梭,最终顺利取到了社区阿姨送来的饭菜。


《九千毫米的旅行》小坡和姐姐在庞大的鞋子中穿梭。

  绘画过程中绘者对构图的周密构思与设计,赋予了画面节奏规律性的变化,让故事获得了独特的韵律感,增强了绘本的可读性与趣味性。在一番“冒险”之后,一切都要归于平静,故事最后,以所有物象都恢复正常比例的大跨页作为结尾,在视觉上带领读者回归到平静祥和的生活气氛中,绘本中专业的图像语言为我们讲述了跌宕起伏的“探险”故事,也通过张弛有度的绘画节奏告诉我们,一切都会过去,岁月终将静好。


《九千毫米的旅行》最后一张大跨页。

  疫情下的组稿总是带着特殊时期的烙印,当时,其它几本文稿也陆续发到我的手里,必须尽快为其找到合适的绘者。
  周翊是我在上海艺术书展上结识的,我在她的绘本展位流连很久,她的图形语言非常好,注重镜头语言在绘画中的使用,分镜和大场景之间的转换技巧运用自如。我把《“躲”起来的妈妈》文稿发给她,和她说,时间很紧,用你最能驾驭的风格画就行了。当时的情况是没法签合同的,她给予了我们充分的信任和支持,什么都没问就立刻投入到创作中。这个故事要将温暖、勇敢的情感传递给孩子,小主人公妞妞的爸爸在非洲援建,妈妈又因为偶然接触了确诊患者,需要隔离观察,从而年幼的妞妞必须独自接受生活给她带来的挑战。《“躲”起来的妈妈》中采用了大块面的构图方式,用温暖沉稳的色调营造氛围,妈妈深红色的上衣和层次丰富的深绿色树叶在构图中占有较大面积,这不仅增强了画面镜头的稳定感,也确立了整个故事的大风格和调性,成为绘本故事中重要的色彩线索,贯穿在叙事进程中。

《“躲”起来的妈妈》中色彩与构图的运用非常特别。

  故事进行到中间,妈妈看到网络新闻,发现自己接触了确诊者,十分苦恼,在这个部分绘者采用了两个相同构图的的跨页,体现出妈妈从惊讶到忧愁的情绪转变,保持了画面叙述连贯性,并赋予了绘本画面一个重复的慢节奏,加强了“忧虑”的情感表达。而一直坐在一边玩耍的妞妞,也从一开始对真实情况的浑然不知,渐渐转变,也感受到了妈妈焦虑的情绪,此处两跨页慢镜头的运用将二者的情绪刻画的细腻又耐人寻味。


《“躲”起来的妈妈》中两个相同构图的跨页运用,给了故事一个慢镜头。

  难能可贵的是,绘者在创作中不仅注重用图画生动的讲述故事,也顾及到疫情给孩子带来的心理压力,她一边讲述故事,一边用轻松有趣的方式把一些防疫知识传递给孩子,用富有童心图画向他们解释看不见的“病毒小怪兽”是如何通过飞沫、空气、接触等方式传播;做到哪些简单、有效的防范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安全。


周翊也非常注意把防疫小知识带入到画面中

  相对前半部分略显沉重的画面叙事,后半部分着重表达母女在困境中的“知难而进”,画面随着故事内容的转折,在图像节奏上做了有意识的变化,用分镜的方式插入了丰富活泼的图形语言,加上多种设计元素的运用,整体风格转变积极而又明亮轻快。


《“躲”起来的妈妈》后半部分色彩和故事行进节奏变得轻快起来。

  创作过程中,富有童心的周翊问我们,可不可以再给小主人公妞妞安排一个好朋友——“小兔子”。她说:“给妞妞安排一个好朋友,可以折射出孩子的同理心,对应小朋友们的情绪,也象征着孩子们成长过程中需要能够陪伴和鼓励自己的好朋友。”她和我们想到一起去了,要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给孩子温暖的心灵给养。这只小兔子一直陪着妞妞,也陪着周翊度过一个又一个赶稿的夜晚。
  除了小兔子,我们的绘本还有一只有个性的小猫,《列文是只猫》的主角是一只叫列文的小猫,它的角色设定我们经过了认真的讨论,看了文字后曾经想将其设定为一只贵族猫,拥有高级灰的毛发。但是随着我们深入的研读文本,列文的形象也渐渐在我们的脑海中清晰起来,它是一只非常普通的小黄猫,身上有着深色条纹,外形的普通与它独特个性形成对比。它的主人也很普通,是一名护士,然而她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主动申请去了抗疫一线,事情便开始变的不普通了。本着用图画说故事的宗旨,《列文是只猫》刻意拉大了文字叙事与画面叙事的距离,在绘本叙事的前半部分,让图、文两条叙事线形成对比。
  故事的开头先是描绘出一幅温馨的生活画卷,列文轻盈的身姿跃然纸上,图中出现的书本笔记暗示了列文主人的职业。在简单描述了列文的性格特征和生活日常之后,画面渐渐引领读者进入主题。


《列文是只猫》第一个跨页的温馨生活画卷

  随后,列文的主人离开家去支援抗疫一线,列文也展开了一段不普通的“猫生”历程。双线并行的图、文内容形成反差,给读者带来了阅读的趣味性,文中描写列文 “生活规律、井井有条”,画面却配合着倾倒的水杯,在半空飞舞的围巾和书本,无不暗示家中实际上已被这只顽皮的小猫弄的十分凌乱;接下来文字写到“有车、有房,还有个好朋友”,看起来并不孤独,而画面中却配合了主人离家后,列文在窗前孑然独立的小身影。更令人揪心的是,随着故事行进,每幅画面中都出现的大碗猫粮也变得所剩无几了。至此,故事内核逐渐明晰起来,在突发的疫情下,失去主人照拂的小宠物,生存变的越来越困难。读者的心情也随着列文的命运忧虑了起来。


列文在家井井有条的生活,以及各种暗藏玄机的小道具。

  故事行进至此,一直保持双线行进的图文,在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重合了——列文太饿了,它放下骄傲与戒备,大口大口的吃着社区叔叔带来的食物。这也让我们看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许许多多像列文一样的小生命,都在困境中坚守着希望。


放下骄傲与戒备的列文,大口大口吃着“陌生人”给的猫粮

  接下来图文内容完全合并,描述了列文在社区生活的场景。解决了生存难题的列文,很好的融入了社区生活。绘本中画面的大小安排随着故事的展开、情节的发展而逐渐发生着变化。绘者杨珊珊画风干练,故事节奏控制到位,部分使用了重复加强的构图手法,重点体现故事内核。画面中看似不经意间安排的各种小道具,其实每一个都暗藏玄机,为绘本的整体叙事增加了多重线索,耐人寻味。所以《列文是只猫》也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绘本。


《列文是只猫》多次使用特定元素重复加强的构图手法,更好的渲染故事氛围,体现故事内核

  “童心战‘疫’·大眼睛暖心绘本”讲述了风雨中的大爱、柔情中的坚强、幽默中的负重前行。整套绘本用丰富美好的艺术语境凝练出有趣的绘本故事,顺应儿童阅读心理,让孩子们在愉悦的阅读过程中学会如何用乐观的心态沉着应对突发而至的危机。同时,“童心战‘疫’·大眼睛暖心绘本”在出版和“走出去”的过程中,也受到世界各国瞩目和认可,希望我们能够把勇气和爱带给全世界更多的孩子。

(作者李璐系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美术编辑)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