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墨家浩歌遏云响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傅绍万 发布时间:2020-08-14 09:30
分享到:

  □傅绍万

  特立独行的墨子资料图片

 

  中国历史的星河中,有这么一个学派,这么一群人,这么一种精神:他们高扬着理想主义的大旗,追求着一个充满人间大爱的美好社会,为着公平、正义、和平“赴火蹈刃,死不旋踵”。这就是墨家,这就是墨家精神。

  墨家的创始人墨翟,是一个不世出的伟人。清代墨子研究专家孙诒让称:其权略足以持危应变,而脱屣利禄,不以累其心。所学尤该综道艺,洞究象数之微。其于战国诸子,有吴起商君之才,而济以仁厚;节操似鲁连,而质实亦过之。彼韩吕苏张辈,复安足算哉!文中涉及到的战国人物,都是时代的骄子,而墨子更是其中的翘楚。

  墨子这个人,除了政治学之外,在哲学、军事学、数学、力学和光学等领域,也多有建树。特别是在科学技术领域,关于力的定义,有科学家认为,是牛顿第二定律的雏型;关于杠杆原理,比阿基米徳的杠杆原理研究要先进得多;几何学方面,研究的对象已经完全具备;他的几何光学,揭示出小孔成像原理。我国科学家自主研制的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以墨子命名。墨子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成就,是中华民族史上的光荣和骄傲。

  墨子生活的时代,晚于孔子、早于孟子。他传承着孔子的救世精神,以天下为己任,“其辇辇大者,劳其苦志,以振世之急”。他发展了孔子的进步思想,对现实社会的批判更彻底。孔子讲克己复礼,复于周礼,“吾从周”,而墨子宗于夏。孔子讲仁爱,从父母、子女亲情出发,将爱推己及人,推及社会,墨子公开反对。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充斥着战争、仇杀、贫困、苦难,乱源在哪里?乱在不相爱,乱在爱自己,不爱别人,亏人以利己:子自爱,不爱父,故亏父而自利。弟自爱,不爱兄,故亏兄而自利。臣自爱,不爱君,故亏君而自利。大夫各爱其家,不爱异家,故乱异家以利其家。诸侯各爱其国,不爱异国,故攻异国以利其国,天下之乱物,具此而已矣。这不是所谓仁爱惹得祸?墨子的救世良方,是“以兼相爱,交相利之法易之”。做到“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是故诸侯相爱,则不野战;家主相爱,则不相篡;人与人相爱,则不相贼;君臣相爱,则惠忠;父子相爱,则慈孝;兄弟相爱,则和调;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傲贱,诈不欺愚,凡天下祸篡怨恨,可使毋起。在这个弱肉强食、公平缺失、正义缺位、爱心缺乏的世界,这是一幅多么美好、多么令人向往的图景!

  “兼相爱”,是人类最高价值。这种爱,一视同仁,不分男女老少,不讲亲疏远近,不论尊卑贵贱,人人相亲相爱,世界充满大爱,祸篡怨恨消除。

  “交相利”,是人类利益实现法则。这种利,讲的是互惠互利,公平正义。人人都要劳动,“赖其力者生,不赖其力者不生”;人人各展所长,天下百工“使各从事其所能”;成果按劳分配,“强必饱,不强必饥”“强必暖,不强必寒”“强必贵,不强必贱”;不与其劳,不获其实;能者多劳,多作贡献,它避免了强取豪夺,让剥削和欺诈绝迹。

  义“尚同”,是人类民主权利实现的途径。社会人人平等,民众的意愿怎样做到既充分表达,又有效集中?墨子设计了一个孤岛式的国度。在这个国度里,“选择天下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立以为天子,使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天子总天下之义,形成一种既有自下而上,又有自上而下的“民主集中制”。里长顺天子政,而一同其里之义,率其里之万民,以尚同乎乡长;乡长率其万民,以尚同乎国君;国君率其国之万民,以尚同乎天子。天子之所是,必亦是之;天子之所非,必亦非之。举天下之万民,以法天子,天下怎么能够不大治呢?

  祸乱皆起于贪欲。因此,墨子就节制人类欲望,设计了诸多方案。要节用:制衣、建居,能挡风寒、避暑热、防盗贼就行。饮食,足以充虚继气,强股肱,耳目聪明则止。要薄葬:棺三寸,衣衾三领即可。及其下葬,下毋及泉,上毋通臭,垄若三耕之畝则止。要去除劳民伤财的繁文缛节。因此,墨子非乐、非儒、非攻:非以大钟鸣鼓琴瑟竽笙之声,非以刻镂华文章之色,非以牺豢煎炙之味,非以高台厚榭邃野之居。儒家“繁饰礼乐以淫人,久丧伪哀以谩亲”,墨子说:此足以丧天下!

  墨家是实践家,其领袖人物、骨干分子,多具有伟大的人格、高尚的情操。他们像一群天使,“裘褐为衣,跂屩为服,日衣不休”,以自苦为乐,将真理传播于天下,把关爱播洒于人间,让仇杀消弭于即起。公输般为楚国制造了攻宋的云梯,墨子急行十日,千里迢迢,赶赴楚国郢都劝阻。楚王和公输般都不愿放弃。墨子和公输演练攻守,几个回合下来,公输技穷,动了杀机。墨子说,杀我无益,我的弟子禽滑釐等三百人,已经掌握了我的方法和器械,正驻守在宋城之上,单等楚军送死。楚王听罢,只好放弃攻打宋国。墨子高蹈救世,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没有犹疑,无怨无悔。墨子与故人相见,故人说,现在天下无人行义,唯有你在坚持,何必这么自苦?他说,今十人食,一人耕,耕者不是更得多出力吗?你该劝我更加努力,不是劝我放弃。庄子评价墨子:“真天下之好也,将求之不得也,虽枯槁不舍也。”墨家学说一时风靡天下,在当时,与儒家并称世之显学。但其兴也勃,其衰也速。“犷秦隐儒,墨学亦微;至西汉儒复兴,而墨竟绝;墨子既蒙世大垢,而徒属名籍亦莫能纪述……彼勤生薄死以赴天下之急,而姓名澌灭与草木同尽者,殆不知凡几;呜呼悕已!”司马迁感叹墨子弟子“湮没无闻”,以无法为他们传记为憾事。笔者读史至此,不禁废书掷笔,拷问苍天:何以至此?吾为之一叹!

  “兼爱”旗举,天下诘难:此路不通。人们凭什么爱别人如同爱自己、爱家人?墨子力辩:设有二君,一君执兼,一君执别,民众会选择谁?设有二士,一士执兼,一士执别,谁更有号召力?答案不言自明,但纵观历史,执兼的君主何时出现过?执兼之士虽不乏其人,但仅凭数人之力,又怎能倒转乾坤?只要存在私有制,存在家庭、国家,“兼相爱”就飘在半空里。

  墨家浩歌遏云响,但它没有扎根在现实的土地上,理论难以实践,方案难以落实,成效难以持久。那些矢志不渝的分子,只好做了墨侠,单枪匹马,行侠仗义去了。这是墨家的悲剧根源。但墨家所为之奋斗的美好理想、大爱世界,永远值得人类向往,墨家精神价值永存,历史也应当永远记住这个为理想而生的特殊群体。

  (作者系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编辑)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