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文采 > 正文

戴丽三的“覆杯而愈”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孔祥庚 发布时间:2020-09-02 14:34
分享到:

  在《一代名医戴丽三》一书里,最值得纪念的是那幅珍贵的照片,即周恩来总理签署任命戴丽三为云南省卫生厅副厅长的任命书。乍一看,人们不免疑惑:为何一位省卫生厅的副厅长由开国总理亲自任命?这是因为,拥有26个民族和4060多公里国境线的云南,在新中国刚成立时的社会形态十分奇特。有的民族是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有的民族是从奴隶社会或奴隶社会末期脱胎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有的民族是从封建领主制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为了巩固新生的政权,解决各民族的生计问题,消灭地方性疾病和流行病,是当时的头等大事。在云南众多的医生中,遴选什么样的人担任云南省卫生厅的常务副厅长非同一般,既要具备医德医术,又要有帅才和政治信念,此人必须是云南医药界的德高望重者;加之云南在政治、军事等方面的特殊情况,所以周恩来总理亲自任命戴丽三为云南省卫生厅副厅长。

  荣誉与责任永远是融合在一起的。戴丽三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荣誉,也扛起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历史责任。当时云南的地方性疾病和流行病主要是瘴疠、天花、麻疹、霍乱、鼠疫等,每年要夺走近10万人的生命。有的地方整村整寨地死亡。瘴疠危害最大,而且由来已久。白居易有诗为证:“闻道云南有泸水,椒花落时瘴烟起。大军徒涉水如汤,未过十人二三死。”当时缺医少药,医疗技术落后,交通条件极差,全省医务人员夜以继日,积年累月,疲于奔命地深入村村寨寨消灭地方性疾病,那种牺牲精神是文字无法再现的。在中共云南省委和省卫生厅党组的坚强领导下,全省仅用3年多的时间,即消灭了千百年来难以驱除的地方病魔,这在历史上也是罕见的。创造这个奇迹的主帅之一戴丽三,当之无愧成为云南中医界的旗帜!

  上世纪60年代初,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患病,赴苏联治疗无效,返程时路过北京,周恩来总理邀请武元甲到云南治病,介绍戴丽三为他治疗。戴丽三接受任务后,用自拟的姜桂苓半汤加味给武元甲治疗,三服药后即痊愈。武元甲亲身感受到了中医“覆杯而愈”的神奇,万分感谢戴丽三。类似的医案在这本书里记述了很多,但是中医外交的医案却是第一例,也是云南历史上中医外交的第一医案,既有共性,又有个性;既是云南中医界的光荣,也是中国中医界的光荣。看到这个医案时,我首先感动的是,老先生“覆杯而愈”的绝技!仔细阅读此书方知晓,老先生的奥秘是悟透了张仲景辨证论治的精髓。《黄帝内经》讲的是五行脏腑辨证和经络辨证等方面的医学,而张仲景讲的却是指导汤液学的六经辨证体系,而且《伤寒论》没有系统地讲医学理论,只记载了397法113方。这是从汉朝以前数千年的成千上万药剂和古方中精选出来的经方,组方严谨,配伍精良。戴丽三老先生既临仲景之方,又得仲景之法,用简单的几味药,因证组方,以一驭万,一剂而解。

  我认为,一个医生的济世救人事迹,不仅在当下受人尊重,而且在医生自己去世千百年之后仍然会受到社会的尊重。汉代名医张仲景去世之后,到了明代人们才尊称他为医圣。神医华佗、药王孙思邈的桂冠也是后人们加封的。我深信,戴丽三老先生也自然会有后人为他加冕!文学传记必须以故事情节打动人的心灵,医家看病必须辨证施治,所谓证就是证据。我列举上述三个事例为依据,暂且称戴丽三老先生为云南百年中医第一人,其证据应该足矣!

  (作者系中共云南省委政策研究室原主任,云南省诗词学会名誉会长)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