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文采 > 正文

打狼记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储皖中 发布时间:2020-09-02 14:54
分享到:

  年纪在五十岁以上的人大多熟悉样板戏,《红灯记》中李铁梅的那段著名唱词:“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许多人都不陌生,这里的豺狼只是狡猾而凶残的敌人的代名词。对自然界中的豺狼,见识过的倒不多,即便像我们这些在山里长大的人,也从没有见过豺狼的影子,只是后来进了城,才在动物园中见到传说中的豺狼。
  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天,一个惊悚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四乡八里、村村寨寨:狼出现了!不仅狼出现了,还伤害了牲口,叼走了小孩!消息越传越恐怖,而且传得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某晚,在一户人家的打谷场上,母子俩睡在竹床上乘凉,母亲睡着了,狼叼走了孩子;还有个妇女背着孩子上山,狼从母亲的背上拖走了小孩,等等,等等。
  本来,乡村夏天的夜晚是最静谧、最惬意的了,劳动了一天的人们,洗完澡、吃完饭,家家都搬竹床、凉席到打谷场上纳凉。小孩子缠着大人讲故事,或是去捕捉萤火虫,或是躺在竹床上看天上的星星。听到狼吃人的传闻,有的孩子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更不敢夜里到田埂上、池塘边捉萤火虫了。出来的也畏畏缩缩地挨在父母的身边,不敢离开半步,而且早早地央求回家睡觉。
  消息似乎越传越邪乎,人们也越来越恐慌,在恐慌中又夹杂着一丝亢奋。据老人们说,山里的确有过豺狼虎豹,地名上就有老虎洞、猴子洞、狮子崖等。解放前本地还有猎户,其中还有位猎户在打猎时被野兽咬死。但是,经过几十年的砍伐,大部分山头都是光秃秃的,野兽无处藏身不要说大的动物,就是狐狸、野兔、松鼠、獾子也不多见。如今居然有狼出现了,它们到底从哪里来的?有人说是从北方来的,那里的狼被人驱赶,逃窜到了此地。大家既害怕,却又都暗暗希望见到狼的真面目。
  最后,公社做出了一项重大决定:组织青壮年上山打狼!
  生产大队开了动员大会,传达了上级指示,并做了具体布置:以生产小队为单位,十八岁以上的人都出动,自备干粮,每人手持一个棍子,集体携带一面铜锣。一旦发现狼的踪迹,敲锣为信号。
  打狼其实就是搜山,按照统一部署,每个生产大队承包一座山头,从山下向山上拉网式搜索。
  青壮年都上山了,在家留守的只剩老人和小孩,大家都惴惴不安。有位解甲归田的老军人,见多识广,曾经在北方农村呆过,他绘声绘色地介绍了防狼的经验:一是狼怕火,晚上只要点上篝火或打上火把,狼就会逃避;二是狼怕陷阱,只要在墙上画圆圈,狼就不敢靠近。大家以此计而行,稍稍心安。
  打狼队早出晚归,一回来时,家里人,尤其是孩子就上来追问:见到狼了吗?得到的回答都是:搜遍了一丘一壑,每个山洞,每棵草木,都没有发现狼的影子,只是惊飞了几只野鸡,惊跑了几只野兔。
  搜索持续了二十多天,一无所获,天天空手而归。最后,大家也就不再关心狼了,话题转到了别的方面。轰轰烈烈的打狼运动悄然偃旗息鼓。村庄也从躁动恢复了平静。
  说一无所获,很多人并不承认。首先大队民兵营长就不这么看,他说,集体打狼,相当于组织了一次民兵野外训练。其次是一些青年男女,他们平日下田耕种、上山打柴,农闲时候要兴修水利,哪像现在可以出外打工、甚至旅游,交朋结友?集体打狼,提供了一次野游的机会,扩大了交际范围。据说,有好几对青年就是在这次活动中认识彼此擦出火花结下了姻缘的哩。
  一位学过心理学的人听我描述后煞有介事地分析道,在那样一个信息封闭的山村环境,在那样一个文化生活贫乏、单调的时代,在那样一个不能自由流动的年月,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他们希望有新鲜刺激,生活空间需要有新的变动狼出现的消息如空穴来风,而打狼活动恰好给他们提供了消遣、娱乐、精神释放的机会。正所谓动极而思静、静极而思动。打狼犹如一场大戏的彩排,人人都扮演了主角,人人都得到了表现的机会,人人都有所收获。
狼真的咬死过人和家畜吗?本地到底有没有狼呢?没有人给出回答,政府也没有做出任何结论。十多年后,据我的三哥说,在一个雨雾天到岳父家走亲戚,在一个山岗上与一头狼不期而遇。我们都怀疑那不是狼,或是一条狗?三哥很认真地说,那肯定是狼,因为狗的嘴巴没有那么尖而长,狗尾巴是向上卷起的,而那匹野兽尾巴却是拖着的。它眼睛里露出凶光,幸好哥哥手里有根棍子,它才悻悻地、不紧不慢地向山上走去。
  此后,再也没有了狼的传闻,打狼的故事也渐渐不再有人提起。

(作者单位:法治日报社)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