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抬头开眼看世界,打造创造者乐园

——中国版权立法30年随想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江作苏 发布时间:2020-09-10 09:30
分享到:

  □江作苏

  中国民间一般不喜欢诉讼,但是保护知识产权就是要给产权拥有者一部可诉的法律,让刚性的法律来维护合法利益,并形成可敬可畏的社会伦理:尊重知识的底线,就在不能侵权,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开眼看世界指的是什么?一是指实体的环宇世界,二是指文化知识的浩瀚世界。

  30年前,我国立法大事记中增添了一件:《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颁布。这部法律从酝酿到立法机构通过,历经了10余年。制定通过这部法律为何花费这么长时间?据当年亲历者回忆,这既是一个观念突破的过程,也是一个开眼看世界的过程。

  儒家思想对著作权并未置于伦理要件中,俗语“天下文章一大抄”既是戏言,也是“子曰诗云”式的文章范式难以避免的知识产权模糊。就连张之洞这样的近代大儒,其最著名的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据考证最先也并不是他的原创,但不妨碍知识高地为尊者所占有。

  著作权又称版权,世界上很多国家立法时直接称之为版权法。因此,无论我国官方还是民间也习惯把与著作权相关的立法通称为版权立法。这项立法用意在于维护版权人的利益,目的在保护全社会的创新与创造。

  任何立法都是对利益的调整,也是与习惯势力的博弈,没有博弈甚至是激烈的博弈就没有必要立法。30年前《著作权法》在酝酿过程中,就有博弈,甚至有数个相关的国家级机构表示异议,要求延迟立法,理由就是利益受损:按其所计算,如果全部依法用进口原版书刊来代替影印书刊,将多花10倍的外汇,财力无力承受。

  要感谢当年的立法者和开明的学者,他们用了开眼看世界的态度来对待此事。毕竟,早在1709年,英国议会就通过世界上第一部版权法,通常称为《安娜女王法》。历史已经证明其对知识生产和国力的增强,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我国当年的立法者和开明的学者也看到了一个基本的国情:改革开放后的经济活动已逐步纳入了真正意义上的商品经济的发展轨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正在形成,而没有知识产权的经济只能是低层次的商品交换,不可能有现代意义的大规模经济交流与创造,国家只能在低端经济中徘徊。

  伴随1990年版权立法的进程,当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证券化的经济能量与产权化的知识能量结合,给中国经济注入了巨大动能,现在我国已经成为世界头号专利大国,标志知识生产能力的论文发表量居于世界前列,与版权相关的服务贸易额正在高速增长并带来巨额的财富。

  更重要的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理念,得到了法律的保障。没有保障的权利只是一种良好的愿望,西谚有曰:连地狱都是用良好愿望铺成的。中国民间一般不喜欢诉讼,但是保护知识产权就是要给产权拥有者一部可诉的法律,让刚性的法律来维护合法利益,并形成可敬可畏的社会伦理:尊重知识的底线,就在不能侵权,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只有这样,社会创新才会有活力,人的创造才会有动力。

  开放的中国正站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关口,国家的勇气植根于实力的底气,此时,透过浮云,看到知识生产在未来的地位,科技与软实力都系于法律保护力度的现实,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增强版权意识,把我国建设成一个真正的创新创造者乐园。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