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文采 > 正文

诗咏运河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刘怀玉 发布时间:2020-11-13 10:02
分享到:

  □刘怀玉

  资料图片

 

  捧读《诗咏运河》这一散发着浓郁书香味的精美线装书,有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深深感受到作者研究和传承运河文化的良苦用心和过人的创作功底。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古人写运河的诗不计其数,成为“网红”的也不少。近年来,受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国家战略驱动的影响,运河文脉整理和文学艺术创作的著作明显增多。周文彰先生主动顺应这一潮流,并独辟蹊径,“三年磨一剑”,终成《诗咏运河》。《诗咏运河》聚焦运河文化这一宏大主题,用宏大叙事方式,描摹了运河风物之美,热情讴歌了中外运河世界遗产和中国运河城市;以个人创作诗词和书法作品为主,配上摄影作品和文字说明(包括英文介绍),具有多元搭配、立体呈现的效果,再加上线装书的精美排版、印刷和装帧,整套书显得既古朴,又大气,充盈着“运河味”和书卷气,这为多年来我国出版界所仅见,对运河文化研究、出版和普及以及中外运河文化交流都将产生重要而又深远的影响。可以说,周先生深得运河文化艺术的真谛,集运河诗词、书法、摄影于一身,非常难得。《诗咏运河》既可作为运河世界遗产日常检索的工具书,也可作为运河文化艺术品收藏欣赏。《诗咏运河》为2020年世界运河城市论坛献上了一份厚礼,也为时下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特别是对如何从文脉角度传承和利用好运河文化,提供了一个鲜活范例。《诗咏运河》从里到外运河文化味十足,在我看来,至少有3个显著特点。

  聚焦宏大主题见精神。一条大河运中国。2017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对建设大运河文化带作出了重要指示: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2019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颁发了《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同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在中央高层强力推动下,大运河继2014年6月成功申遗之后,再次高频率进入国家以及公众视野,大运河文化带和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兴未艾。运河文化带建设成为国家战略和运河沿线城市建设的主题,也是我们学人研究和创作的一个主题。周先生作为“喝着大运河的水、在大运河的波涛声中长大”的扬州乡贤,作为世界运河历史文化城市合作组织秘书处的顾问,敏锐地捕捉了这一创作良机,定格于大运河,从当初为了完成履职的“应景之作”,到后来成为“精品力作”,体现了周先生从领导岗位退休后仍保有的担当、责任和激情,显得非常难能可贵。

  讲好宏大故事见格局。发掘和传承运河文化,关键是要讲好运河这一宏大故事,以便让更多的人科学认知运河、走近运河。《诗咏运河》用宏大叙事讲好中外运河精彩故事,透过这本书,我们仿佛看到周先生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大格局,对运河、对家乡挚爱之情和无尽的“乡愁”。首先,采用倒金字塔式的叙事结构。即先咏被列为世界遗产的法国、比利时、加拿大等5个国家运河,再咏中国大运河沿线城市,最后咏中国大运河世界遗产点,即由世界到中国、由中国大运河的面(运河沿线城市)到遗产点,形成由大到小,由面到点的叙事结构,这样可以让读者清晰了解和掌握整个世界运河遗产体系,也便于对中外运河、国内运河城市和遗产点之间进行比较,从而突出中国大运河是历史上开挖最早、通航里程最长、世界遗产点段最多的运河,以进一步增强文化自信、运河自信。其次,“大”字当头。周先生善于抓住与运河风物相关的大事件、大场面描写、刻画,读起来总感到有一股气势,荡气回肠。如写《七律·京杭大运河》“一流南北贯京杭,江海天成大走廊。汽笛声声行日夜,车轮滚滚逐阴阳。史沉两岸城池古,水润千村鱼米香。羡煞牛郎常俯瞰,银河哪比运河乡。”先写京杭运河的起讫点和走向以及沟通江海的作用,突出运河“大走廊”的基本属性。接着写运河航运、兴城和水利基本功能,并作了古今对比,最后借牛郎之口,发出感叹:银河哪比运河乡?这样用高度凝练的语言,生动叙述了京杭运河时空演变的故事,突出了基本功能和主要价值。诗眼在于一个“贯”字,京杭运河贯通北京杭州南北两端,贯通江海,贯通古今,贯通天上和人间。一个“贯”字,把京杭运河这个遗产要素讲“活”了。再比如写徐州“大风威武起彭城,刘项相争汉帝生。戏马台前浮霸业,中阳里下数征程。龟山墓主留疑谜,石像雕工掩盛名。一瞬惊鸿人苦短,云龙湖畔水长青。”这首诗起笔即以“大风”开头,极写刘邦、项羽楚汉争霸的千古传奇故事,将人们心目中的“大汉雄风、枢纽徐州”写得栩栩如生。另外,以“小”见“大”。周先生写自己的家乡江苏省宝应县,从“真如献宝”入笔,突出宝应悠久的历史文化;写“东荡莲荷”和“西湖闸蟹”,突出宝应中国荷藕之乡和全国水产品重点县;“香沁腑”“味勾魂”“情已醉”,对家乡的挚爱之情跃然纸上。

  巧用多元体裁见功夫。如果说聚焦宏大主题,采用宏大叙事方式是本书的重要特色,那么,多元体裁巧妙穿插则大大丰富并创新了作品表现形式。《诗咏运河》以诗词和书法为主,辅之以摄影和文字说明,成为精致而又风雅的艺术“大拼盘”,显示了作者高超的艺术素养和驾驭能力。写法国、比利时等5个国家运河世界遗产用“词”,写中国运河城市基本上用“七律”,写中国大运河世界遗产点则用“七绝”和“词”,这样显得丰富多彩、错落有致。由于历史文化自然背景、经济基础等差异,北方缺水运河和南方通航运河的遗产本体和基本风貌差异很大。《诗咏运河》以运河遗产的历史和现状为切入点,通过诗咏,彰显京津文化、燕赵文化、中原文化、齐鲁文化、淮扬文化、吴越文化等特色,诗词的总体风格豪迈奔放,但南北有别,如写北方运河相当豪放,以《七绝·北京澄清上闸(万宁桥)》为例,“安宁万世何如愿,伏兽神威震水妖”,尽显皇城霸王之气;写南方运河豪放中有婉约,以《忆江南·无锡清名桥历史文化街区》为例:“清名远,一水两街沿。河面人家留倒影。桥头坊巷百花鲜。谁肯不流连?”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尽显江南自由含蓄、朴素雅致的文化特征。周先生的草书既刚劲有力,又妩媚多姿,如行云流水,流淌家国情怀,十分契合运河水的特性。《忆江南·无锡清名桥历史文化街区》用草书写于扇面,呈扇形展开,再配上“一水两街沿”实景照片,活脱脱一幅“江南水弄堂”的水墨画,诗、书、画融于一体,美不胜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周先生选用的照片都是大镜头和全景,视面非常开阔,虽然只是作为底图出现,却起到重要的说明和衬托作用,和诗词、书法巧用搭配,互为补充,有的地方还起到“框景”“借景”作用。

  不难看出,周先生《诗咏运河》是不可多得的运河文化精品,也是运河文化艺术传承的重要范本。

  (作者系扬州大学中国大运河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