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前沿探索 > 正文

突发公共事件中新媒平台经验坐标、实践逻辑与优化策略*

2020-08-25 14:59 《中国出版》 樊潇雨 许志强 次阅读 条评论

  [摘   要]  汹涌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民众对互联网价值的原有认知和判断,并给一度陷入逆境的互联网注入了新动能。结合互联网在本次战“疫”中的经验坐标,业界不仅应加快打造重度垂直与跨界融合的“互联网+”,还应加快实现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数字平台的生态价值赋能,从而更好地打通媒体融合的“最后一公里”,使其在社会进步成熟中发挥更有力的作用。

  [关键词]  互联网+  媒体融合   突发公共事件   经验坐标   新冠肺炎




  2020年新春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华大地肆虐。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作为我国数字经济时代主力军的互联网企业,积极发挥技术和平台优势及时、全面、精确地打响“信息防卫战”,不仅成为了打好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的一道信息防线,还让民众再次见证了互联网的社会价值、公益价值与改变世界的强大力量。


  一、经验坐标:不再被隔离的“生活连接”


  此次疫情与17年前的非典疫情相比,同样的是疫情凶猛,但不一样的是互联网已改变了人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并使民众进入了“以用户为中心”的数字化“全触点”时代,显示出强大的传播力、影响力、动员力,成为了抗击疫情的“神助攻”和生力军。

  1.以信息公开阻断一切可能传染源

  华盛顿大学教授金路易(Louis Kim)等通过数据模型揭示:当媒体报道量每增加10倍,传染性疾病的感染数就会减少1/3。因此,防控信息的传递和公开,不仅是遏制疫情的关键手段之一,而且能最大程度地助力疫情防控。疫情暴发后,主流媒体与各大互联网平台以技术和产品创新助力全媒体生态和内容产业链,通过快速、准确聚合权威信息并以头条、专题等形式公开新冠肺炎疫情官方信息,不断丰富着传染源管控的相关能力。例如,腾讯系推出“疫情实时追踪图”“发热门诊地图”,百度系推出“百科医典”“流量热力图”“接待酒店查询”,“丁香医生”推出“疫情地图及实时播报上线”“所在城市实时疫情”等,一系列举措不仅以最“速度”的方式将“有效信息知识武器”持续投送到前线,使民众对疫情得以重视与积极配合,还以最“效度”的方式为反复查阅信息的刚需提供了碎片化时间下的阅读,帮助民众获取正确的预防知识和行为指南。

  2.以线上协作助力切断传播途径

  早在1910年的东北鼠疫事件,就让我们知道通过交通管制、佩戴口罩等方式可有效切断传播途径,但“物理切断”的方式已无法适用于“互联网+”时代的用户需求。因此,如何在减少线下接触以尽可能切断传播途径的同时,提升医疗效率与工作效率便成为了需要平衡的首要问题。为避免人与人之间的直接接触,各大互联网平台(APP、小程序、互联网电台、网站等)利用升级信息传播方式,依靠多维度信息构建线上协作。例如,为缓解医疗资源的紧缺,腾讯于1月26日紧急上线“在线问诊”,实现了有轻微疑似症状的患者使用小程序完成在线问诊,最大限度地避免不必要的人际传播。

  3.以“拨乱反正”守住“信息阵地”

  如果把新冠肺炎视为“天灾”,那么“信息不对称”和“谣言”便可视为更为可怕的“人祸”。“互联网+”时代,“人祸”不仅不难控制,并且若能持续对其进行“拨乱反正”,加强对其的治理工作和网络舆论的正面引导,还将使其成为一剂针对全民适用的“信息疫苗”。疫情暴发后,一些谣言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大量用户围观。但随即,各大互联网平台纷纷争做“信息疫苗”的注射师,第一时间通过“百家辟谣榜”(百度、科普中国)、“求真”(人民网)、“较真辟谣神器”(腾讯新闻)等传播渠道发布辟谣信息,不仅有效制止了谣言的再传播,纠正了民众认知、判断与行为(功利性、表意性)的歪曲,[1][2]而且发挥着互联网作为“信息放大器”的正向作用,从专业的角度提供了“深度”信息,给予民众完整的资讯获取,从而引导网络舆论。

  4.以泛娱乐助力舆论加速“下沉”

  疫情暴发后,全国14亿人自愿“禁足”,物理世界的活动几乎彻底“停摆”,整个大环境让人焦躁不安,尤其是那些被迫隔离的人群更易产生“被抛弃”的焦虑。这时,包括线上影、视、音、游、阅读、学习、健康管理等在内的泛娱乐平台,通过向用户提供既叫好又叫座的好策划、好产品,不仅突破了用户物理与空间限制,还成为了他们“在一起”和“陪伴”的主要方式,并使得更多的民众涌入互联网,对宣传起到关键作用,也在加快填平数字鸿沟的同时加速了舆论的下沉。例如,央视频借用直播这种媒体属性(立体、实时)和交互性强的内容形式,开通火神山建造24小时直播,不仅让超过9000万密切关注武汉疫情的网友“围播”武汉“小汤山”的建设进度,还让这些“云监工”通过打卡“上下班”和助力榜参与“应援”等方式,在不经意间完成了一种集体交互,减轻了用户焦虑,同时再次向世界各国民众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民众展现了中国的制度优势、国家力量和强有力的负责任大国的形象。


  二、实践逻辑:重度垂直与跨界融合的“互联网+”


  互联网以更加基础而隐秘的方式演进为了一种“基础设施”,并正在从信息科技、关系链、传统互联网向数字科技、价值链、智慧互联网演进。在这场战“疫”中随处可见科技的进步,触发了重度垂直与跨界融合的“互联网+”的“快进键”,包括“互联网+政务服务”“互联网+公共服务”“互联网+商业服务”等,成为保障中国社会运转的重要支撑。未来,如何转化、培养并使这波新流量成为自身的可付费用户,便成为了各大新媒体平台深耕的重点。

  1.互联网+政务服务

  疫情暴发后,各省区市强化政务服务一网通办,通过整合政务的各类数据资源、完善配套制度等措施将政务服务与互联网有机结合,构建起了公开透明、高效便捷的政务服务体系,并以“不见面审批”开展疫情信息查询、主动申报与线索提供、定点救治医院及发热门诊查询导航等信息传播服务。同时,数字政通与各地网格化智慧城市平台的数据为遏制疫情扩散和提供重要数据支撑。

  2.互联网+公共服务

  互联网+医疗。一场大的疫情,更像是一场没有旁观者的全民健康公开课。疫情暴发后,人民好医生、平安好医生、阿里健康、微医等平台纷纷借助互联网开通了针对新冠肺炎和感冒相关问题的免费在线问诊,尽最大努力将医生的诊疗能力通过在线方式实时传递,加强与防控疫情相关的内容科普,帮助民众共克时艰。而负责实时解答公众疑问的专业医生,主要来自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等三甲医院。数据显示,截至2月8日24时,仅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新冠肺炎义诊专区”便有近2.5万名医生参与在线问诊,而其累积访问量更是达到了1亿,累计提供医疗咨询服务超过105万人次。

  互联网+教育。学习是刚需,无法到现场学习,具有名师资源、跨时空距离、优质便捷等诸多优势的在线教育便会吸引学生的注意力。疫情暴发后,多家教育机构、技术服务平台开放了“空中课堂”,最大程度帮助实现停课不停学。资料显示,仅学大教育,便开放了涵盖31个省区市的从小学到高中所有年级、全部学科的课程、微课程、教案、试卷等内容,包括11300个知识点、300万+教学资源及500万+精品试题,课程形式包括直播、录播、预习、复习、知识点等,不仅让学生们可在线同步预习巩固校内课程,而且名额不限且完全免费。

  3.互联网+商业服务

  互联网+办公。疫情让民众隔离,而工作无法停止,使得互联网+办公工具迎来高光时刻。疫情暴发后,阿里、腾讯、字节跳动、苏宁科技、科大讯飞等企业分别面向社会免费推出了钉钉、企业微信、飞书、苏宁豆芽、AI+办公等产品,涉及即时通讯、协同文档、音视频会议、跨企业虚拟团队、云盘以及客户管理等特色功能的应用,部分应用可以支持300人的会议协同能力。

  互联网+生活。在足不出户的当下,除了在家里做饭,在线购买餐食成为了老百姓在突发公共事件中可以依赖的生存生活伙伴。疫情暴发后,粮油、米面杂粮、方便速食等民生商品需求增长迅猛。数据显示,仅京东平台,初一至初三的粮油与米面杂粮成交额同比增长分别为15倍、20倍,使得民众的生活得到充足保障。

  互联网+配送。无人配送与传统物流配送相比,具备业务时效性增强与用户体验提升两方面优势,除能免去疫情期间的人与人直接接触外,还能有效扩大服务空间范围,并有效解决“最后一公里”的末端需求。疫情暴发后,杭州市政府便在一处隔离点内试点服务机器人,通过无人化的方式解决200余名曾与武汉旅客乘坐同一航班的旅客就餐问题。


  三、优化策略:从单一业务赋能到生态价值赋能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已让我们重新审视一度遭遇逆境的互联网,并让我们意识到,要想继续发挥互联网作为一种基础设施的强大力量,就不能采用过去“被动防御”的模式,将其仅局限于对以往的重拾和复制。而应从战略的视角,从技术、认知、习惯、连接、价值、传播等诸多维度的变革,并从深度融合、云化分享、智慧连接、全用户、大内容、新科技、宽平台等多个领域赋能数字生态建设,[3]才能带来互联网的重生与蝶变。

  1.以“互联网+”思维创新互联网的商业模式

  在“互联网联接一切”的时代,三重空间(网络空间、物理空间和社会空间)数据将能够实现全面融合处理,使互联网从一个静态的名词世界前往一个流动的动词世界。经过此次战“疫”的洗礼,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互联网并以“互联网+”思维去重新提升传统行业,以衍生出更多原本并没有被发现的新可能;需要数字技术下沉到各行各业的五脏六腑,并从内涵、外延与构成要素等诸多维度创新性构建开放、共享、协同的创新体系,为用户提供供给与需求的精准对接与高效迭代,从而开启互联网的更多商业模式。例如,疫情暴发后,曾宣布撤出2020年春节档的电影《囧妈》,在最后时刻改变主意并“卖身”给字节跳动,于大年初一在抖音、西瓜等在线平台免费播放,在赢得用户一片叫赞誉之后,更是为电影行业的分发渠道变革撕开了一个口子。“电影网播”的模式实现了对传统影院的逆袭,标志着线上娱乐进一步渗透,以及传统互联网和传统影视的宣发创新,同时折射出了民众生活互联网化的深度和多元。未来,亦可通过大屏互联的家庭电视,为用户提供家庭娱乐中心等服务,并使用户实现从“看电视”到“用电视”的过渡。

  2.以生活方式视角拓展互联网的多元场景

  疫情让我们看到身处逆境的互联网行业正在开启一场重生,让我们意识到场景入口已从传统的固定平台延伸到工作和生活中的各种动态场景和移动终端之中。因此,我们应从场景五力(移动设备、社交媒体、传感器、定位系统和大数据)的多重视角重新看待互联网,并从线上线下的跨界融合对互联网的功能和属性进行再度挖掘,构建“以人为本”的智慧生态,拓展出更多、更新的应用场景与应用模式,助力各项数字服务实现人性化、生态化和智慧化,从而实现多元场景与用户需求的良性循环。例如,通过调阅曾出现在湖北境内的手机信号的迁移数据,精确描述驶离武汉或其他疫情城市的个体行动等轨迹数据,都能得出相对精确的全国疫情发展路径和未来走势。未来,亦可通过“网络爬虫”浏览各类社交媒体,从中寻找用户对健康问题寻求帮助的迹象,比如通过追踪“咳嗽”“非典”和“肺炎”等关键词来实现疫情的可靠前瞻、预警和精确精准预判。

  3.以平台化运营深挖互联网的商业价值

  平台化运营,不应仅仅局限于新媒体平台、软件或机器,而应扩展到包含用户、技术、内容、思维或基因等全息生命数据的新型媒体平台,是深挖互联网服务价值的重中之重。因此,只有迈过规模效应、产品价值与转型升级三道大关的平台,才能将越来越多的解决方案灵活地整合到业务场景中,并构建成为面向未来的技术引擎。例如,疫情暴发后,人民日报社便提供了具备多端并进、灵活配置、快捷高效等六大特点,并具备横向到边(涵盖各委办局)、纵向到底(覆盖各基层单元)全域覆盖的“人民数字通”,以助力各类机构获得从应急沟通到平时协作等远程协作需求,从而在最大程度上降低工作人员聚集、流动带来的疫情传播风险的同时,最大程度提高“非接触式”工作的效率。未来,亦可通过“数字孪生组织”协同生态的方式,快速构建各类组织在数字空间中相对应的组织架构、人员及权限映射,以实现自身服务价值的提升。

  4.以数字智商提升互联网的衍生价值

  数字技术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世界,不仅改变了民众的生活、生产和思维方式,而且模糊了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界限,数字化在促进内容产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也给社会带来了诸多“噪音”,这便对用户的“数字智商”提出了新的诉求。数字化时代,数字智商能力可被划分为数字身份、数字使用、数字安全、数字保障、数字情商、数字交流、数字素养、数字权利八大主要领域,不但汇集了数字文化的权利与责任,还内化了多元主体共同参与协同作战。[4]事实上,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9-2024年政治指导方针》中就明确提出加强数字教育,以促进数字技能的提升,从而确保每个人具备基本的数字素养,而新加坡、墨西哥、尼泊尔等诸多国家均在积极开展数字智商和网络健康的教育计划。不难发现,提高数字智商有利于培养民众成为有智慧、有能力和负责任的数字公民,并通过创新性地使用、控制和创造技术,提升互联网的衍生价值。例如,疫情暴发后,百度、虎嗅等平台上发布了涉及新冠肺炎疫情的有害短视频或散布恐慌情绪等信息内容,被国家网信办约谈或专项督导,约谈不仅有力于净化网络空间的生态环境,还从侧面提升了用户的数字智商。此外,亦可通过提升民众的网络意识与媒体素养,让其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成为突发公共事件的信息传播的“把关人”,从而发动每一个个体协作共建良性的内容生态环境。

  5.以“智能+”技术激活互联网的聚变引擎

  以“云大物移智区加”为代表的新一代跨媒体“智能+”技术的迅猛发展赋予用户更多的权利,不仅带来了内容生产下沉和内容消费升级,而且使用户成为了价值共创的主体,促使商业模式从过去“中心-用户”演变为“用户-中心”“用户-用户”,重塑了产业的价值链和生态链。在这场战“疫”中“智能+”技术大放异彩,成为战胜病魔的“新式武器”,更让我们看到互联网与“智能+”技术结合之后产生的巨大能量。因此,我们应积极探索互联网与“智能+”技术的结合点,通过对各种信息的采集、挖掘与合理的判断和处置机制,构建具备更为科学的决策模型、更短的响应时间和更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的基于智慧互联网的应用服务。例如,疫情暴发后,诸多平台便用人工智能客服协同提供在线医疗服务、情感咨询、情况排查、通知回访等功能,或用物联网技术对隔离病房的生命体征进行集中管理和实时监控等,都能提升疫情的防控效果。未来,亦可通过区块链智能合约,通过智慧的“大脑”实现物流中各种数据的记账,从而提升物资分配中的信任。


  四、结语


  正是由于这样一场防疫战,给我们带来了在“惶恐”中重新审视生活、在“隔离”中重新连接情感的生活体验和观念体验,并给我们带来了从社会层面到传播层面的双重考验。经过此次战“疫”的洗礼,未来国家层面可能会加速新技术、新政策的落实、实施,5G商业化将全面推动万物互联进程。传媒业和其他平台、产业应以本次防疫战中的经验坐标为基础,“去虚向实”“由点带面”,聚焦实践逻辑,减少因文化差异而带来的管理习惯阻力,深入内容治理和服务方方面面,并更加自觉、更加主动地拥抱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数字平台,唯有如此,才能更好地打通媒体融合的“最后一公里”,成为“精域鎏量”的“超级传播者”,在社会进步成熟中发挥更有力的作用。

  (作者单位:四川传媒学院 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影视与动画学院)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系统规划设计‘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研究”(18VDL001),四川动漫研究中心、四川省协同创新中心2020年重大委托课题“从新冠肺炎疫情看突发公共事件中的报道研究”,四川传媒学院课程思政示范课程“下一代互联网技术及应用”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1]周晓虹.传播的畸变——对“SARS”传言的一种社会心理学分析[J].社会学研究,2003(6)

  [2]刘彤,许志强.网络“正能量谣言”的生成与治理[J].中国出版,2018(8)

  [3]许志强,刘彤.人工智能视域下媒体创新发展与数字生态体系探索[J].中国出版,2018(16)

  [4]王佑镁,赵文竹,宛平,等.数字智商及其能力图谱:国际进展与未来教育框架[J].中国电化教育,2020(1)


相关新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