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本期话题 > 正文

面向世界一流:中国科技期刊集群化发展现况与突破

2021-03-26 16:00 《中国出版》 刘 冰 次阅读 条评论

  [摘   要]  在我国科技期刊集群化发展到一定阶段,面向世界一流期刊建设的进程中,需要结合国际科技期刊出版集团发展实践与经验,分析我国科技期刊集群化出版机构应该重点关注的方向和需要采取的措施。我国科技期刊在发展方向上需要对标国际一流期刊,加强战略规划、商业模式构建,措施方面推进集约建设、平台建设、人才培育、品牌传播等工作。

  [关键词]  集群化  科技期刊  集约  商业模式  人才  智能平台  智慧服务  品牌



  2019年,《关于深化改革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见》的出台使得我国科技期刊高质量发展、加快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建设快速步入一个新时期。近年来,国际科技期刊出版集团的集群化发展已有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与技术路径、平台与知识服务产品、品牌传播与衍生,注重学科刊群规模化发展、商业并购优化结构、产品差异竞合等方面的实践。笔者结合国际期刊出版集团的经验以及国内集群化发展现状和存在的问题,[1-11]就我国集群化科技期刊在发展过程中如何面向重大机遇和应对挑战,注重战略规划与顶层设计、优化资源配置集约建设、推进商业模式构建与出版范式创新、全面加强人才培育、建设智能化平台与智慧化产品、提升出版机构与单刊品牌影响力等方面的工作,提出面向未来期刊集群化进一步发展需要集志、集约、集商、集才、集智、集美,与科技期刊同行共同探讨。


  一、集志: 明确企业的发展方向与实现的技术路径


  集志,企业发展需要集中意志,上下齐心协力,集中力量办大事。集群化的科技期刊出版机构需要面向未来,前瞻性构建战略规划。纵观国际科技出版集团,无一例外在持续寻求自我更新和自我进化,通过顶层设计推进发展。例如:爱思唯尔(Elsevier)的公司发展目标由早期的“期刊出版集团”转变到当前的“全球性信息分析公司,帮助机构和专业人士推进医疗保健、开放科学并提高绩效,造福人类”。[12] 2013年4月,英国医学会出版集团(BMJ Publishing Group)宣布更名为BMJ集团(BMJ Group),集团名称中去掉出版字样,由单纯的医学出版商向医疗服务商转变。[13]国际期刊出版集团持续优化战略目标,结合资本运营,在专业出版和信息服务等领域实现了强者恒强。

  当前,国内科技期刊集群化发展取得了一定程度的进展,多家期刊集群卓然成型,在商业出版、学会出版、大学出版、平台加盟等维度以不同的方式探索发展路径。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通过“请进来”合资建设的科爱出版公司新创办期刊以及“走出去”收购法国EDP Sciences(EDP科学)出版社,集群期刊数量显著增长,旗下科爱公司创办的开放获取(OA)期刊达50余种,共出版科技期刊近500种(SCI收录逾百种),9种英文刊位居国际同领域排名前10%。中华医学会持续推进旗下中华医学会杂志社和中华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两家出版机构的现代化企业建设,推进数字化转型,加大数字化投入,目前共出版期刊190种(纸质期刊146种,视频期刊1种,电子期刊43种)。有科期刊出版(北京)有限公司构建了协同办刊模式,目前已经整合有色金属领域期刊68种。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出版传媒集团开发的行业集群化数字出版平台——中国煤炭期刊网服务行业期刊,加盟期刊达到62种。中国激光杂志社以光学旗舰刊群为核心出版7种期刊,加上平台合作期刊总量达到55种。高等教育出版社以前沿(Frontiers)系列英文学术期刊为核心进行品牌期刊培育,出版22种科技期刊(14种被SCI收录)。

  在危机与挑战并存的境况下,国内科技期刊出版集团在推进数量集群的同时,更加需要战略目标规划和发展的技术路径设计。如同中国的科研实力在世界舞台的展现,中国的科技期刊建设和发展需要权威性的顶层设计和高远的世界眼光 。[14]方向正确,事半功倍。国内集群化出版机构在企业战略中应积极倡导可持续发展,形成向内深化、向外升华的内涵阐释和多维触达,通过创新的战略视野和踏实的建设脚步,聚焦主业发展,赋能未来产品体系,实现内部员工与服务对象等相关方、期刊产品线上下游及周边合作伙伴的全面进步。


  二、集约:由量到质,集约化管理与集团化运营


  现代企业集团愈加趋向于集约化管理,优化资源配置。集约化的“集”是指集中,集合人力、物力、财力等生产要素统一配置;集约化的“约”,是指管理过程中,低成本高效益的价值取向。集约可以使资源最优化利用,发挥核心效能,保持竞争优势。

  20世纪下半叶以来,国际出版集团通过资本操作进行业务重组,借助并购实现业务集中,成为行业顶尖出版企业,大量科技期刊集中在少数几家出版机构手中。施普林格-自然、爱思唯尔、威立、泰勒-弗朗西斯四大出版集团,通过数量集群、技术集约出版了全球科学技术与医学(STM)期刊的14.24%。[15] 21世纪以来,国际大型出版集团加强了对技术公司的并购,输出其出版平台、辅助工具等作为服务产品,国内很多新创办的英文期刊的出版服务均是购买了国外出版平台的服务。同时,这些集团还为科研工作者提供全流程的解决方案,通过数据挖掘、智能分析提供智慧型知识服务。

  国内科技期刊集群发展到现阶段,期刊集群应该由数量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加强生产、经营的集约化和产品品牌、企业架构的集团化。企业化运营是集约化乃至集团化发展的必经之路。国内集群化发展较快的出版机构均是企业化较早的机构。比如:2009年,中华医学会投资成立《中华医学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实行“统一办刊思想、统一管理办法、统一办刊模式、统一编排标准、统一出版经营”的集约原则,逐步形成集团化优势和规模化效应。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科学出版社)2010年10月注册成立北京中科期刊出版有限公司。2015 年有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出资成立有研博翰(北京)出版有限公司,2020年与中国有色金属学会合资组建并更名为有科期刊出版有限公司。

  统合资源,成立独立法人出版单位是科技期刊开展集群建设和做大、做强、做优、做久的重要基础。在具体实践上,2019年以来,中华医学会杂志社集中建设了资源管理系统、知识管理系统、稿件管理系统等一系列支撑平台。基于云端的结构化排版系统经过多种期刊多期数据的实践后,正式应用到中华医学会系列期刊上。2020年,杂志社加快实现了集约化刊群中的20余种期刊的结构化排版进程。


  三、集商:重视商业模式与出版范式创新,实现直道超车


  商业模式是实现期刊远景规划的具体实施路径和措施,是顶层设计的重要方面。与国际出版集团相比,国内科技期刊出版在经营规模与商业模式构建方面差距还非常大,集群化发展尤需重视商业模式的构建与经营能力的提升。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2019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显示,2019 年,全国期刊出版实现营业收入199.8 亿元,利润总额29.9 亿元,离期刊强国的建设目标还有一定差距。

  商业模式是顶层设计层面的内容,其创新更加重要,贯穿于资本运营、品牌管理、内容生产、产品营销、运维服务等各个环节。[16]科学出版社收购法国EDP科学出版社是中国科技出版机构第一次对西方国家科技出版机构的并购,迈出了完善国际化布局、实施国际化战略的重要一步,跨越式实现了从“借船出海”“造船出海”到“买船出海”的走出去发展,走进去直抵海外出版社所在地,构筑了国际化的“桥头堡”。[17]中国激光杂志社利用集群影响力汇聚学术与资源,发展市场营收能力,建设的光电产品网上商城囊括全球光学领域的一流产品,并策划运营了武汉光博会(国内三大光博会之一)、“光学前沿在线”直播活动、“光电产品购物节”等一系列成功的项目活动。[18]中华医学期刊全文数据库2.0版于2020年11月上线,实现了核心技术的自研,包括数据中台和检索服务,服务于1500家机构,总访问量约10万人次/日。

  国际社会非常重视科技期刊对科学的传播作用和发展,当前的期刊业态、模式、评价等生态基本是在西方社会发展和创建出来的,保证科学出版学术质量的机制是同行评价。自科技期刊交流模式形成以来,论文的基本展现形式变化不大,但出版模式(如增强出版、开放获取出版、预印本、开放科学等)、期刊辅助工具(如Mendeley、Publons、ORCID、TrendMD等)不断创新和涌现,为期刊的发展增加了更丰富的展现手段、更快的出版效率、更有效的评价方法。据美国学术出版学会(SSP)报告,2000年—2015年,全球已经产生发现、分析、撰写、出版、评估、外研服务六大科研领域多达101个创新工具。

  国内的英文期刊建设与发展多数是和国际出版集团合作,争取进入SCI数据库、合作进行收益分成。当我们随着国际期刊出版集团设计的商业模式起舞时,也应该深刻思考国内的集群化期刊出版在出版范式上是否可以有所创新,比如在数据出版、视频出版等方面,实现直道超车。建立并形成自主可控的技术平台优势,引领期刊范式的创新发展,开辟新的赛道,比如在要素出版方面尝试新的服务模式,《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网络版)》开展了视频探索,《全球变化数据学报(中英文)》《中国科学数据(中英文网络版)》进行了数据出版的实践。时下的期刊运营,已经不再单纯是出版,而是构建科学社区,主要目标是为科学发现和科学共同体交流服务。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我国的科技期刊在商业模式上应该有创新,同时在出版效率、展现形式方面不拘一格,利用既有的品牌优势,尽早实现立体化、多维度转型发展。


  四、集才:加强专业化人才培养,提升专业化服务水平


  人才队伍是科技期刊实现国际化、专业化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集中优秀的各界人才方可推动科技期刊事业的发展。集群化期刊出版机构需要做好期刊人才队伍的战略规划、人才培育计划、日常考核的科学评价和激励机制。[19]

  科技期刊办刊队伍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主编和编委队伍,优秀的主编和编委团队是办好一流期刊的关键。期刊需要聚合学科领域有影响力的专家、对期刊发展热心奉献的专家充实编委会,推动期刊的发展。另一方面,优秀的编辑队伍是建设一流期刊的重要基础。国际上,如《科学》(Science)和《细胞》(Cell)等顶级期刊都是专业化的科研人员办刊。《中国科学》杂志社50余位专业编辑中博士以上学位编辑占88%,有海外经历的编辑占59%,有科研背景的编辑占48%,近年来,招聘的新编辑要求有博士以上学位乃至有科研经历的专业人员。[20]中国科技期刊办刊模式向学术编辑专业化发展尚需时日。

  同时,市场、信息技术、品牌管理等方面的人才也是非常必要的。国际出版商的收入70%—90%均来源于数字化产品。国内的期刊集群也在加强数字化出版的探索,中华医学会杂志社成立的新媒体和市场部分别有20人规模的团队,并在不断壮大。开发的中华医学全文数据库、知识库、软件开发工具包(SDK)服务在业界广泛应用,组织的高质量的学术会议与相关评选等活动广为认可。

  除内容生产外,科技期刊的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在学术与经营、管理与服务、品牌与传播、技术与应用方面均需要一流的人才,这需要国家在人才培育环境和待遇机制上进一步加大对科技期刊编辑和运营队伍的相关政策支持,营造更好的产业环境。


  五、集智:提升平台智能化服务能力,深入科研实现智慧化服务


  在移动互联和大数据发展背景下的期刊平台,智能化乃至智慧化服务是重要的发展方向。集群化平台一方面为内部期刊集约化整合服务,通过平台整合行业相关期刊,扩大期刊群规模及影响力;另一方面,加强平台的服务创新,比如,国际科技期刊集群模式下的级联同行评审,对加速稿件发表、集约审稿资源、创建期刊集群、防止稿源外流、降低期刊运行成本等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21] 2020年,《中华医学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加快数字出版和知识服务转型,升级中华医学期刊全文数据库和中华医学期刊APP,推出基于移动端的云资源服务系统,搭建优秀科研成果优先发布平台,提升文献检索服务能力和科研成果的传播效率。高等教育出版社通过升级改造“中国学术前沿期刊网”提高传播能力。《中国激光》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借助数据中台和出版传播平台的建设,实现了全流程数字出版一体化,建成中国光学期刊网。

  国际合作出版过程中,我国多数英文期刊的内容资源发布在国外出版机构的出版平台上,科技文化主权和科技信息安全存在隐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国际合作面临诸多不确定性,维护我国科技信息资源安全和保有知识产权,加强自主英文平台的建设显得尤为重要。2016年4月18日,《中国科学》杂志社自主研发的我国首个集全流程数字出版与国际化传播于一体的科技期刊服务平台——SciEngine平台试运营,[22]通过自有出版平台功能升级,已完成90种期刊上线发布。2019年,中国激光出版社英文出版平台(CLP Publishing)上线,实现了从“借船出海”到“造船出海”的转变;2019年4月,中国化学会独立创办第一本国际杂志CCS  Chemistry,并与国际上最领先的服务商(如ScholarOne、ATYPON)合作,为国内外化学工作者服务。有科期刊出版公司为集群内68种期刊统一定制复合数字加工平台及论文发布平台,增强出版规范和管理规范。2020年12月,中华医学会杂志社发布了借助国际主流技术构建医学领域集群英文期刊出版平台的计划,发展壮大智能平台的服务能力。

  学术出版和学术传播已经参与到了科研生态链、全周期的每一个环节,比如爱思唯尔的优化化学合成路线工具Reaxys,威科打造的基于询证医学的临床决策支持系统(UpToDate)等实现了优质的科研和学术服务,也获得了远高于期刊销售的超额经济回报。在学术传播领域,互联网以及新技术的产生使得更多创新成为可能,也能更快地实现与应用。[23]当前国内期刊集群的学术出版服务模式远远不能满足科研界以及科研生态的需求,需要进一步探索,解决新技术应用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六、集美:加强品牌塑造,重视社会责任,提升美誉度


  期刊集群化建设除刊群集约化管理,实现规模效应外,尚需注重打造出版机构的品牌和美誉度,这是提高刊群影响力的外在发展需求。

  国际上,商业出版、大学出版、学会出版均实现了旗舰期刊和出版机构品牌的双重影响力。国际科技期刊出版机构在培育品牌过程中,既重视作为单刊旗舰的高峰打造,也重视普遍高原效应的系列刊群。20世纪下半叶以来,国际大型出版集团通过业务重组,实现了产业集中。据乌利希数据库统计,国际四大出版集团出版了全球STM期刊总量的14.24%,爱思唯尔在这一过程中收购了生命科学顶级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和《细胞》(Cell)。[24]国际出版集团重视出版机构的品牌传播,利用其影响力通过各种活动加强品牌印记,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学术品牌和学术评价体系。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很多国际期刊的总编出镜开展科学对话、面向公众开展科普传播,展现了期刊的社会责任,全面提升了期刊的影响力。国内集群化建设过程中,面对新的契机与挑战,作为学术主体的中文期刊集群在面向国内读者服务过程中更加需要加强人文关注,加强社会责任,推动产业品牌趋向成熟,形成科学品质的代表。[25-26]中华医学会系列杂志经过多年的发展和品牌沉淀,被政府和业界誉为“中国科技期刊的一面旗帜”“代表我国学术期刊水平的三大期刊集群之一”,被医学界同行亲切地誉为“中华牌”杂志。

  科技期刊发展理念持续变革,早年印本时代强调内容为王,平台发展时期推进了技术赋能与传播引用。当下,需要推进向以依托出版机构品牌支撑的品质服务为价值核心的理念转变。在品牌影响的话语表达方面,顶级期刊单刊品牌和期刊出版机构整体品牌形成的深厚文化价值底蕴乃品牌之魂。在媒体融合时代,这一文化价值底蕴需要和时代的全新话语体系进行链接,通过产品创新、符号焕新、社交赋能、渠道整合等激活品牌的商业潜能。比如爱思唯尔、英国医学期刊(BMJ)等出版机构通过大数据技术了解全球用户需求,通过设立奖项增加用户黏性、发掘和发现人才。国内科技期刊集群化发展过程中需要构建全方位科技期刊生态系统,形成竞争优势,开展基于优质品牌的学术出版、平台支撑、学术会议、学科评选、培训展会、人才服务、赋能产品等集簇实践,促进产学研的交流与发展。[27]


  七、结语


  为提高我国科技期刊整体的学术质量和国内外影响力,需要政府、期刊行业、科学界等多方力量的协同努力。在体制机制、财政支持、科研评价政策等方面给予倾斜和帮扶,优化科技出版生态。2019 年度,中国科协、财政部、教育部、科学技术部、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联合启动实施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通过申报、答辩、评审等程序后,支持了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激光》杂志社有限公司、高等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有研博翰(北京)出版有限公司[ 2020年8月更名为有科出版(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中华医学会5家国内科技期刊出版规模较大的试点单位。从主管单位看,5 家集群化试点单位分别隶属于中国科协、教育部、中科院系统;从主办单位看,5家试点单位代表了学会、高校、科研院所三大类办刊主体。从出版特点看,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高等教育出版社为多学科综合性刊群,《中国激光》杂志社有限公司、有科出版(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中华医学会分别为光学、有色金属、医学领域的特色刊群。自试点工作启动以来,5家集群化试点单位围绕创新运营机制、扩大出版规模、一体化平台建设、提升刊群影响力、增强传播服务能力等方向努力探索,扎实推进,取得了快速的发展,积累了经验,形成了集群发展的扎实基础。

  以此为契机,我国科技期刊奋进新征程中应有新思考、贡献智慧,展现新作为、推进创新,进一步加强战略规划、商业模式构建、集约建设、人才培育、品牌提升等工作,集优聚美,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如此,我国科技期刊集群化建设与高质量发展必将进展到一个新的阶段。集群模式学术期刊的高质量发展也将进一步夯实我国进军世界科技强国的科技与文化基础,助力强国梦的实现。

  (作者单位:中华医学会杂志社)


  参考文献:

  [1]徐佳忆,彭熙,杨梅梅,等.集群化助力大学期刊社优化升级——以重庆理工大学期刊社为例[J].中国传媒科技,2019(12)

  [2]黄崇亚,陈佳.我国科技期刊集群化建设路径探讨[J].编辑学报,2019,31(4)

  [3]王锦秀,李莉.科技期刊集群化发展研究[J].科技传播,2019,11(6)

  [4]曹晓勇.建设数字化集群平台促进航天专业期刊发展[J].科技创新导报,2018,15(18)

  [5]董少华,王贵林,张学梅,等.探索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之路——以《中国科学》杂志社19种期刊为例[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20,31(7)

  [6]朱晓华,何书金,袁丽华.中国地理与资源期刊集群化服务平台的发展与实践[J].地理学报,2017,72(5)

  [7]刘俊,张昕,颜帅.大学出版社学术期刊集群化运营模式研究——以清华大学出版社期刊中心为例[J].编辑学报,2016,28(6)

  [8]原源,朱民,苏雨,等.中医药期刊集群化发展——云平台构建[J].中医药导报,2017,23(6)

  [9]韩国良.期刊集群化发展探析[J].青年记者,2015(27)

  [10]吴坚,冉强辉.我国学术期刊的国际化及集群效应的实现路径探索——以体育学术期刊为例[J].出版发行研究,2016(1)

  [11]刘冰,游苏宁.集群化医学期刊数字出版的思考与实践[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0,21(3)

  [12]Elsevier.about us[EB/OL].https://www.elsevier.com/zh-cn/about

  [13]沈锡宾,刘伟竹,刘冰,等.英国医学杂志(BMJ)集团的转型与思考[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4,25(7)

  [14]谭钰.新时代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使命与担当[N].贵州日报,2018-10-16

  [15][24]中国科协学会服务中心主编.国外科技期刊典型案例研究[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8:17

  [16]刘冰,游苏宁.国际科技出版集团商业模式对我国科技期刊发展的启示[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1,2(4)

  [17][19][20]林鹏.打造走向世界的中国科技出版“旗舰”[EB/OL].https://mp.weixin.qq.com/s/S-bruGOjMmA3mdVdFrXhXA

  [18]科学文字社.再次蝉联中科院科技出版先进单位奖,中国激光杂志社成为媒体眼中科技期刊界的“中国标杆”[EB/OL].https://mp.weixin.qq.com/s/Mt8mfqU8i0B6TnK0fyPbEw

  [21]任锦.级联同行评审的发展与启示[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20,31(8)

  [22]SciEngine:助力中国科技期刊走向国际[EB/OL].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8739-973100.html

  [23]T&F集团高级副总裁胡昌杰:大型国际学术出版集团视角下的国际学术传播[EB/OL].https://mp.weixin.qq.com/s/SdTYJH9 NpQDQ6bpJ0yPGk

  [25]刘冰,魏均民,沈锡宾,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专题信息服务工作及引发的思考[J].编辑学报,2020,43(2)

  [26]刘冰.各类平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专题信息服务特点及对我国科技期刊的启示[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20,31

  [27]刘冰,姜永茂.奋力推进中文科技期刊建设的思考[J].编辑学报,2019,31(2)


热度排行